何事同渡不同归

  • 军师联盟第十五十六集


不入此门不得活,廿载汉臣今日终于无禄可食。

曹操哭荀彧,灵堂那场戏浮夸做作,从入门跌的那一跤到后来捶胸顿足拍打棺板,无一不是在演戏。然而当曹操历数荀彧一生功绩,平敌酋、立朝廷,二十年来的相知扶持却又无一不是真情。 
这场演给群臣看的戏到了最后,曹操无力地从棺材上滑落,这未免不是真心。引用评论里的一句话“他演着演着却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在哭、真的想哭”。后一幕戏曹操颓然坐于地上,呆滞地看着门外,幻象之中依稀是二十年前一身布衣的荀彧,而他那一声满怀期盼的“明公”又把他从梦中叫醒。茫茫然间他回过头来,看到他早夭的爱子曹冲一声声呼喊着“父亲”。 
“你我同来,又为何不肯同归?!” 
世人常言,曹孟德奸险多疑。他不是没有真情,只是这真情连他自己都未必能察觉。曹操在军师联盟里目前有两场哭泣,一哭他的曹冲一哭他的文若,两人都分得他难得的真情却又都或间接或直接死于他之手,何其讽刺。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