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九州相关总结目录】

占tag抱歉,毕业了总结一下这几年写的九州相关。本来以为挺多列完发现我就没怎么动笔写【。草稿里存的脑洞一大堆写完的就没几个。

太懒了。


2018.06.02. 姬昌夜|烛影斧声

2018.03.09. 野尘|鹧鸪天

2018.02.27. 嬴无翳|世界尽头之海

2018.02.22. 息古|迷雾里(未完)

2018.02.02. 风炎|兵狼挽歌杂谈

=================================

2017.11.16. 白渝行|臣子心

2017.08.06. 谢玄|醒醉(...

2018-06-02

【姬昌夜|九州】烛影斧声

  • 微姬氏骨科

“地狱?”贵公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夸张地挑起了眉毛,秀气的面庞变得有些扭曲。“你该不是想在这时候给我上什么,嗯按你们那里的说法,思想品德课?”他略带讽刺地扫视了身旁人一眼,“五讲四美三热爱?”

“不——当然不可能。我只是觉得在这种时候聊的宗教的哲学的纯粹形而上学的东西会比较有趣不是吗?你想想,后世史书上写大燮第二位君王——唔好吧我忘了你庙号是什么,燮太宗?天啊太难听了——算了回正题,史书要是写他们尊敬的皇帝在干改朝换代的大事情时候心里想着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比起什么事成后的疆土啊黄金啊珠宝啊女人啊,不是有趣得多吗?”

“你有病。”

“哈哈哈哈哈哈有病好啊!...

2018-06-02

最近看了本很新奇的穿越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

名字俗气,但是内容完全不落窠臼。

古穿今,今穿古,历史像个筛子一样让今人古人来来往往。深陷童年创伤的十六国暴君遇上冷宫中像他姐姐的李唐妃子,土木堡之变的那个死太监高高兴兴地喊着“洒家就是社会公害”快快乐乐地被送回去送死,千古词帝成了老好人公务员,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的废太子一朝成为中华人民ghg研究院里唠唠叨叨的科研人员,坑杀数十万人的将领如今却为了福利场子四处奔波讨经费。

蛮有趣,而且虽说有谈情说爱的情节,整本书的主基调却十分沉重压抑。

千年前的王侯将相,千年后的凡夫俗子,迟迟走不出内心的那点疑虑,任凭自己在那一寸之地撞得头破血流,犹...

2018-05-17

想要一死了之,却嫌这红尘太值得留念。

2018-03-13

【野尘|九州】鹧鸪天

犹恐相逢是梦中。

“姬野,我要是把东陆的皇帝杀了,“他突然泛上一股恶作剧般的快意,“按东陆法令抓住了要判多少年?”

那个少年惊讶地挑挑眉,显然不知他的挚友在这最后关头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不知道。”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读书。”

“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你被人抓了,那我就再救你一次。”

“像上次那样,背着十二把刀去救你。”

大君愣住,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向那个少年。


将死之人未必就能突然大彻大悟、通透世事。他们或许会抓住死前那一点走马灯的时间妄想过去一生的遗憾尚未发生。而活着的人,深知这一妄想的可笑与脆弱,却依着内心那一点故人之情陪他把戏演下去。

死前想见的人,愿意陪着演戏的人,总

2018-03-09

【赢无翳|九州】世界尽头之海

  • 记梗&简评

翻草稿的时候看到句史记里摘来的句子:“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莫名觉得挺适合拿来写赢无翳的,继而又想起一个略有些相似的人物。

好多年前还有心思看世说新语,看完后觉得不过瘾,又去找了《东晋门阀政治》《魏晋南北朝史论》等较为学术的书。工科生看人文社科类别的书也就是外行人凑个热闹,看完后最记得倒不是风流谢王家,而是一个出身不够煊赫、靠种种手段爬上至高点、自负一生最终赍志而殁的桓温桓大司马。这位大司马一生戎马,却也留下了几句名言、派生了几个成语,其中最出名的一句,大概就是相似意思的“既不能流芳百世,不足复遗臭万载耶!“

桓温虽自称出身东汉大儒桓荣之后,但是后世...

2018-02-27

【息古|九州】迷雾里(一)

【 00:00 】

这位先生的胆子还真够大,偷偷摸摸擅闯民宅还能这么气定神闲。该说您身手了得还是准备充足?

哦?原来您知道我就是古月衣。那么,请问您这么大动干戈地想见我一面,为的是什么?

记者?想问八年前的事件?敢去用这种方式碰这件事情,记者先生是勇气可嘉还是有勇无谋?

罢了,离那些人来还有一段时间,陪你聊聊也无所谓。

至于您能不能活着把我的故事带出去,就得看您的本事了。


【 01:00 】

从头说起?事实上撇开些涉及机密的事情外,正式通告里的信息基本无误。

哈,是的,“无误”不代表没有“隐瞒”。记者先生还真是雄心勃勃,想要挖出些密料震惊社会好出名一把吗?不过我很久没和外界...

2018-02-22

【金光瑶|魔道祖师】般若面

  • 我昔所造诸孽业,皆由无始贪嗔痴。

【一】

“故事不论真假对错,诸位暂且一听罢了。”

荒野破庙里群鬼盛宴,几点幽微鬼火随阴风穿梭于破旧的佛幡,映照出磨灭的经文。衰朽的木像被随意地清到一旁,桌案上还有个孤零零的菩萨头颅,面北朝南倒坐,像是不愿见这一屋子妖孽一般。佛堂中间围坐着一圈小鬼,正兴致勃勃地听着那只锦衣华服的恶鬼讲着人间那些痴念故事。

那恶鬼身上齐齐整整地穿着一套滚着金边的雪浪银袍,青白手里还故作风雅地在这秋夜里扇扇子。奈何他的容貌隐匿在团团黑雾间,隐隐绰绰间似乎有千般面容,唯一辨得清的、也大概是他最得意的,只有额前一点朱砂痣。

他开口,声音带着点非人的尖锐,“前朝妖魔横...

2018-02-19
1 / 5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