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九州】关于风炎朝短篇《兵狼挽歌》的杂谈

曾买了三年多的九州志,如今记得最深的就是右手的那篇《兵狼挽歌》了(撇开狮牙卷、葵花卷之外的九州志,也就是针对封面画风很现代、翻开就像绘本的那一批而言)。

不过这么说好像对其他作者也不太公平。买回来的九州志多数没时间看,整整齐齐地摞在架子上吃灰。不过是偶尔有天发现了右手那篇文,又恰巧那时把狮牙卷看完,正处在一种怅然若失的感慨里,读着兵狼挽歌追忆着风炎朝那些陨落的韶华少年,不禁潸然泪下。

我不算九州粉,最多也就是个有点兴趣的路人,见着一群傻子热着头脑闹哄哄地要干番事业,便也饶有兴味地驻足观望几下,掏些银钱买个故事罢了。要有人问我什么星星大陆朝代设定我是说不清的,偶尔兴起想写文,也总要开百度或者去翻书。完全没有故事加持的纯设定,讲真我是觉得挺无聊的,完全看不进去。(所以说不是粉,笑)就像之前吐槽《大护法》一样,设定还是要得靠故事、而不是光靠嘴来说明。

有点扯远。兵狼挽歌这篇文单独拎出来也是很棒的故事。我曾把它推荐给圈外好友,收获了同样一双感伤的泪水满溢的眼。它的故事很简单,讲的是一个退役老兵在和平年代格格不入、最终无路可去的故事。这个故事里无一处写战场,右手却通过那个老兵将战场的残酷,和老兵背后的那个“白发慈悲的将军”叶正勋几笔刻画出来。这个故事,以一个无名小兵为切入点,很好地补足了后风炎时期北伐失败后英雄不被肯定不得善终的悲怆基调。风炎朝悲剧在于它是一整个时代梦想的幻灭。这个梦想有多大呢,从时间上它绵延数十年(甚至在它彻底破灭后仍有不少人在追悼)、从空间上它是当时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的大同理想。虽然设定中通过诸多人物之口点出白清羽穷兵黩武、也曾直接写明狮牙会是个大国沙文主义的组织,这些略显负面的信息并不能阻止读者对他们抱有同情心。这种同情心在这个老兵的故事后有了更坚实的落脚点。或许是因为将军不是谁都能做的,一个小兵努力努力还是有希望的,兵狼挽歌主角一生脉络和狮牙卷里那些赫赫功名的将军相似,同样是壮志凌云一心报国到梦想破灭无人理解,不过由于主人公身份更“接地气”,那份同理心被无限放大,从情感上来说更触动人心。开头几行细节:北伐失败,领头的几个人物被杀被囚,下面小兵反倒保住性命—回到家乡发现乡人对自己避之不及,要靠找关系才能保住一份小差事—“北伐”的标志不再辉煌反倒成为他升职的障碍。再者这一篇短文也是对叶正勋性格温和却不得不兵法狠绝的一个很好补充。

突然想起这短篇是因为最近卡文卡得很厉害。我不是什么想象力丰富的人,同人文对我来说是件很难写的事情,尤其是原著背景下的文。当你想给一个作品写衍生,最起码说明这个作品相当优秀。而一个相当优秀的作品,详略得当往往是最基本的要求。所以当你动笔写某个角色,往往会陷入一个僵局:要么作者已浓墨重彩地写过这个人物的方方面面,你再写也不过是鹦鹉学舌;要么作者虽则只写了寥寥数笔,但这个人物已经立起来了,在一张山水画的留白处下笔只会被人笑一句画蛇添足。譬如苏瞬卿这个角色,着墨不多但是是个人觉得是江南为数不多写得最成功的女性角色之一。江南写得太好,初见时一句苍苍然的华丽定下这个女人复古疏离的基调,她和息衍、她和幽长吉都是平铺直叙的几句描写,却牵连着千万缕情绪。苍云古齿之后,那个女人就永远地死在幽长吉骨骸的怀抱中,旁人再想给她填一笔一画、都无法在那千丝万缕中找到合适的落脚点。针对这种情况,人们要么就用别的手法将同样的故事再演一遍,要么,就像右手这篇兵狼一样,着眼于故事将息未息的那一抹余韵,从第三人的角度给故事填上一笔不同意味的注脚(我个人觉得兵狼还有点反战的意味在里面,而这是很多风炎相关文里很少有的角度)。在这层面上,文笔不单是遣词造句上语句的调用,还涉及一篇文章的立意和创新角度的发掘。


ps 我高中还没毕业的时候九州志停刊了……如今我大学快毕业了……时光啊

(写的时候找兵狼挽歌的原文似乎无意间发现了江南的贴吧号?他这么平易近人的吗)

评论
热度 ( 13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