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息古|九州】迷雾里(一)

【 00:00 】

这位先生的胆子还真够大,偷偷摸摸擅闯民宅还能这么气定神闲。该说您身手了得还是准备充足?

哦?原来您知道我就是古月衣。那么,请问您这么大动干戈地想见我一面,为的是什么?

记者?想问八年前的事件?敢去用这种方式碰这件事情,记者先生是勇气可嘉还是有勇无谋?

罢了,离那些人来还有一段时间,陪你聊聊也无所谓。

至于您能不能活着把我的故事带出去,就得看您的本事了。


【 01:00 】

从头说起?事实上撇开些涉及机密的事情外,正式通告里的信息基本无误。

哈,是的,“无误”不代表没有“隐瞒”。记者先生还真是雄心勃勃,想要挖出些密料震惊社会好出名一把吗?不过我很久没和外界接触了,也不知道你们了解些什么,从头说起也好。

事件正式爆发于八年前的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两点十五分到十八分左右,我是事件的第一目击者之一。那时我正在家附近的商店里购置日用品,突然听到收银处传来骚乱,有人在喊“起雾了“。我没太在意,又过了两三分钟去门口的收银台结账时才发现外面的雾气大得有点过分。商店门外正对停车场,最近的车离落地窗大概一米,再出去十米之外就是公路。雾气掩埋下我们只能勉强看清最近的一排车车头,车尾完全看不清,按小轿车车长预估能见度在三米以下。

雾气虽然好像停驻在一米外不再继续往前,店员心感害怕想过去把门关了。这时雾里突然冲来个黑衣黑裤的男人,手里提着个商店的塑料袋,看起来像是试图冲进浓雾又不得不退回。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出头,中等身材,脸上胡子拉碴看起来有点邋遢,进来后直接堵在门口,扫了我们一眼道:“雾太大,劝你们不要出去。找不到路是其次,雾里有什么东西也说不定。”

当时除了我之外商店内共有九人在场,包括两名店员(一男一女,年龄都在二十岁出头),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哺乳期妇女和她两个月大的孩子,一个五十岁左右、身高155-158cm操着浓重边邑口音的女性,两个十七八岁附近中学的学生(一男一女,看起来像是情侣),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性白领,再就是刚刚闯进来的那个男人。

那个黑衣男人见其他人神色犹豫,继续说道:“我走出去三两步转头连商店门都看不见,车子停得远更不好找。就算找到了也得等雾散了才能开。既然都要等,不如在商店里有水有电等的舒服。”男人见气氛有点尴尬,有点做作的张开手向四周转了个圈,想模仿那张夸张的美式鞠躬礼,却碰到了一旁的缓冲泡沫箱,静电作用下满身都贴满了白色小球。他有点懊恼地去另一边整理衣服。

没错,那个男人确实有点奇怪。一般人不会选择直接冲入不明环境,其次他回来说的话似乎暗示这场雾不是一两小时能散去的,最后那个男人虽然外表邋遢,透过衬衫和短袖可以看出他肌肉锻炼得很不错。他边说话边扫视全场的习惯看起来就像是山贼惯犯看谁身上有值钱东西的。

你说我还漏了一个人?哈哈哈你说我自己吗,记者先生想来外面的人早就对我的履历知道得一清二楚了。哦,还是出于您的“亲历者的不同视角”的古怪坚持吗?好的吧,我重新正式自我介绍。

我叫古月衣,现隶属晋北陆军一支特别行动小组,任狙击手一职,兼任队长,八年前是个即将服完兵役二十二岁的愣头青,事发时住在距离商店西北方250m的普通民宅里。晋北人,身高179cm,右利手,身体健康,无不良病史,无家族遗传病史。如何?像不像在做征婚广告?

噗记者先生,您比我小好五六岁吧,怎么这么老成,平时不和朋友开玩笑吗?

言归正传。一开始虽然奇怪,但大家整体情绪还是比较稳定的,觉得又不是拍电影,哪会天天遇上怪事。于是也都安安分分地留在商店里没有出去。因为觉得那男人有古怪,我边装作买单的样子边通过玻璃反射观察他,没想到他好像在等我一样,直直看向我,手藏着袋子后示意我过去。

噢您有什么问题?您问窗外的确实是“雾”而不是其他东西?好问题,我马上说到。

我借机观察了下那人所站的地方,两边都是货架,放的都是食品,前后灯火通明,除他外没有其他人在,方便谈事又不用担心他有埋伏。我后来才知道,从第一次交手开始那男人一直都用他世俗的经验尽量向我释放好意,获取我的信任。他所做的每一步都比面上的随性要老谋深算许多。

那两店员还在柜台,学生情侣躲到另一边的阴暗角落调情,年轻女性抱着她的孩子在轻轻安抚,中年白领和老婆子隔着好几个空位坐在休息区看着窗外发呆,那婆子嘴里念念有词,含着口痰的声音嗡嗡的回荡在空间里。见没人留意,我假装随意地走了过去。

“您好。”

和身上那股匪气截然不同,等我靠近细看发现男人长得其实相当周正,年轻的时候估计也是一代万人迷。他略显散乱的眉尾向上单挑,“嗯……您、好。果然是初出茅庐的新人吗,对谁都这么客客气气地用敬辞?“

“……有什么事情吗?”

“这位小哥,”他突然靠近,“这身板这眼神,当兵的是不?……哎别这样看我,我好多年前也是正儿八经军校毕业的,稷宫呢!怎么着吓到了吧。”他换了个方向,正好监视这其他人,“晋北的小朋友们还是和这地方一样彬彬有礼又拒人于千里之外啊,真伤哥哥我的心。”他手里团了张皱巴巴的纸巾给我,低声:“看吧。“面上还是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略微展开那张纸,指间簌簌地落下几束不明颗粒。我抬头,他那双深棕色眼睛不动声色地示意我往货架下看,下面有一个表面同样沾满颗粒的塑料袋。

他见我都看到了,把纸收回去,一脚把那塑料袋踢到货架死角。我有点明白过来,男人在雾起的时候发觉不对劲,先拿多一个袋子套在外面,然后走出去巡视发现雾气不对劲,回来假借碰到泡沫箱子的机会检查身上粘了什么东西。

“不是普通的雾呢,晋北的小朋友。”作为陌生人,我们俩个凑在一起的时间有点长,中年男人和那对小情侣好奇地看过来。男人吹了声口哨,故作潇洒地提着个袋子抱住我肩膀,“没想到这倒霉日子里还能遇到这么谈得来的小朋友呢。”

我想他那时的表情应该就跟那些油腻中年诱骗初入社会的学生那样猥琐,因为我清楚地看到中年男脸上的厌恶和那对情侣恍然大悟又觉得猎奇的表情。

我心知他绝非心血来潮的逗弄,就听到他压低声音说道,“我在执行任务。搭把手怎么样?小朋友。”

“……古月衣。”

“息衍。”他又恢复那种散漫的笑意,似名刀归鞘后敛尽那一霎而过的凛凛锋芒,“不保证是真名喔,古月衣小朋友。“


TBC


列完大纲就不想写系列……

私信点的息古文。一个很简单的故事,三四篇内搞得定(前提是不拖延emmmm

写到最后泛着股熟悉的小言的傻味道,鉴于我一向被诸多基友评价完全不擅长写cp所以这篇感情戏大概会真的很尬吧


评论
热度 ( 10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