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渝行|九州】臣子心

  • 私设有

他呆愣地看着眼前因肌肉过分紧张而不住颤抖的青年,手足无措地想捂住那袭青衣身上的伤口却一下被闪过。昔日温文尔雅的百里国主此时目眦欲裂,紧紧咬合的双颌一言不发,颤抖的身躯却泄露出了他满溢而出的悲愤。

耳后传来厮杀声。西江宽阔,对岸的箭矢带着火光呼啸而来,如流星飒沓,一道道划破暗夜,最终却还是无力地坠落,猝灭在冰冷的江水里。

百里恬像是被呼啸的箭矢惊醒,踉跄着抱着那具青色身躯站起,又伸出手想把白渝行拉起来,奈何心力交瘁反倒倒在白渝行身上。

白渝行扶着那两具躯壳,入手一片滑腻,鼻间腥臭味越发浓重。百里抬起手重重地握住白渝行,后者这才发现那双白皙的文人墨客的手早被紧紧缠绕的刀丝割裂得不成样子,露着森然白骨的关节上血液半干未干。白渝行还没来得及惊讶,就听见百里恬嘶哑着嗓子道:“殿下,唐国百里家定会——”

他说到一半,喉间哽咽愈重,竟是一时发不出声音来,“啊啊”地发出几声不明所以的悲鸣。白渝行心中大恸,不敢握住他伤痕累累的手、只得揽着他肩膀:”不用说了,百里,不用说了……“

然而,在他看不见的身后,昔日清秀的公子扭动着脸上的肌肉咬牙切齿,宛如恶鬼:

”诛杀辰月,至死方休!“

END

只是想写这个场景

记得葵花卷里说的是百里恬用怀刃自裁 我不太记得设定里有没有详细说过怀刃是什么样的刀 私设是小型轻便的薄刃兵器 百里由于手上的筋脉都被刀丝割裂 无力拾起别的工具 最后才选择的怀刃

白渝行挺有意思的 乱世太子 守成之君 他和姬昌夜有点像 和其他几个详细写的帝王不同(比如穷兵黩武野心勃勃到处搞事情emmmm)莫名联想到朱祁镇朱祁钰??? 有点可惜关于他的故事随着天启四公子的落幕而戛然而止了


评论
热度 ( 14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