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玄|九州】醒醉

像是夜里喝了浓茶。

混沌之中不合时宜的清醒。


一、

那日大雪。很好的雪,白茫茫的一片铺天盖地。

苏瑾深被斩首后,只剩个小仆为他收敛尸身。

自百年前春山君苏秀行辅佐百里氏,天罗苏家就一直和皇室政事牵扯不清。苏家人参与战斗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在一切平定时本来人丁就不怎么兴旺苏家往往是剩下几个年龄太小的孩子。百年前葵花朝苏家崛起时论功行赏如此,百年后苏家破败时也是如此。总是家族中最小的孩子,接过前人功过荣辱。

谢玄看着这场雪还是很有些欣慰的。他敬仰苏瑾深,他知道嬴无翳也是。就算政见不同就算是敌人,他不想苏瑾深斩首时狼狈。

这场雪刚刚好,那么的大那么的白。鲜红的血喷洒出来,立马被白雪覆盖,只剩下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

他遣了军士帮忙收敛苏瑾深,自己又起身来目送,直到梨花一样的狂雪掩盖他们的行迹。

嬴无翳一直坐在那没说话。他们坐在棚子里,那几块遮掩的布也只是聊胜于无,风吹翻飞似葬礼上的招魂幡。

好一会儿,嬴无翳开口:“走吧。”两人起身,突然嬴无翳道:“嗯?”

谢玄回头,后面什么也没有,疑惑道:“侯爷?”

嬴无翳拉上披风准备走入刑场,丢下一句话:“好像有东西。”

 

狂风中嬴无翳细细端详了好一刻,弯腰从雪里捡起个什么东西,用手擦了擦观察,若有所思。

从谢玄的角度他看不清那是什么,似乎是个扁平的金属。嬴无翳看完后把它递给谢玄,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处理。”

谢玄低头,手中是块被捂得温热的牌子,上书三行字——

“修文五十七届甲组一一三二号

厢车卫营统领

——李凌心”。

 

谢玄听说过稷宫有一个传统。每个新兵会在第一次上战场前收到自己的牌子——因为名字职位都刻在上面方便收尸,所以也被戏称为狗牌,牌子原先的叫法倒是忘了。直到战争归来职位有变动了才再发一个新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个兄弟间互换狗牌的习惯。这个习惯来历也不甚可考,有人说是辟邪求平安,有人说是一方知道自己必死请托对方活着回去看顾自己家中老小。李凌心担任厢车卫营统领是第一二次北伐的事情,所以这个牌子交给苏瑾深的时间不会太早。

北伐第一次,胤军大胜,李凌心一点事没有。

北伐第二次,辰月插手,整体态势翻天覆地。后期凄惶月叶正勋被俘,李凌心带五百兵狼前去彤云山营救。

从此了无音讯。

谢玄把牌子收好,打算这几日寻空亲自送去苏家。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