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姬昌夜|九州】烛影斧声

  • 微姬氏骨科

“地狱?”贵公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夸张地挑起了眉毛,秀气的面庞变得有些扭曲。“你该不是想在这时候给我上什么,嗯按你们那里的说法,思想品德课?”他略带讽刺地扫视了身旁人一眼,“五讲四美三热爱?”

“不——当然不可能。我只是觉得在这种时候聊的宗教的哲学的纯粹形而上学的东西会比较有趣不是吗?你想想,后世史书上写大燮第二位君王——唔好吧我忘了你庙号是什么,燮太宗?天啊太难听了——算了回正题,史书要是写他们尊敬的皇帝在干改朝换代的大事情时候心里想着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比起什么事成后的疆土啊黄金啊珠宝啊女人啊,不是有趣得多吗?”

“你有病。”

“哈哈哈哈哈哈有病好啊!当个正常人,又或者像你这样的,明明在心里都要恨得要死还装着兄友弟恭的,比起我这有病的人岂不是更累吗。”

“难以置信未来的我竟会成了一个失心疯的疯子。”

“你们这个时代不在意,但是,过去的‘我’啊,千百年后的人类证明了心理状态可是会大大地影响人的行为,当下的一切都是过去的总和。做个太过压抑的聪明人有时候反倒会适得其反,君不见‘机关算尽太聪明’——别,别瞪我,我不说就是。”一顿,又是不正经的笑,“‘我’啊,你想杀我。”

“宫墙内喧哗,对皇族不尊,满嘴妖言惑众,哪一条不能杀你。”

“多疑,虚伪,装腔作势。即便是面对完完全全的‘自己’也带着面具毫不懈怠,夜里睡觉将衣服上的褶子一遍一遍地抚平,直挺挺地躺在那么豪华的床上却不得安宁,生怕刺客进来了见你衣冠不整的样子么?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我’?”嘴角的笑越扯越大,“你最大的威胁,你的同父异母的兄长,那位燮羽烈王,不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你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说得上是放任自流了吧?”

“……闭嘴。”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杀了那么多跟他打天下的人,连息家那条最忠心耿耿的狗都毫无犹豫地砍了头,这么不体面的死法,却为什么偏偏漏了小动作连连的你?”

“……”

“想知道?可惜啊,我,和后世这么多学者都不知道。欸,别生气别拔剑,我手上有枪,你快不过我的。不过呢,我倒是有个猜测。在我们那个年代,那些杂书可不是什么市井里见不得光的东西,很多人靠写书名利双收。写燮朝这段历史的也大有人在,其中最出名的一个,写的是羽烈王少年到青年征战的故事——不过呢后来那书坑掉了,还没写到你登基,所以别怪我忘了你庙号。有一个故事,我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你姑且一听,我也就姑且那么一说。”

“……”

“缥缈录,就是那书的名字,写了段劫狱营救好友的故事。劫狱的起因经过和后来二人的逃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穿插其中的一个小插曲。本来呢那劫狱的哥哥大闹一通后匆忙逃回家里,想取走自家代代相传的武器,却被他父亲堵在了门口。他家若是将他抓起来说不定还有大义灭亲的功劳在,他弟弟也准备要把犯事的哥哥交出去,却未曾想平日里一直忽视哥哥的父亲此刻竟极力保护哥哥,还大骂了被溺爱的弟弟。”没头没尾的故事停了下来,讲述者却一点也不担心听众不捧场,“你说,父亲骂了什么?”

“‘他 是 你 哥 哥 啊。’”

“史料记载,羽烈王虽生性阴冷暴虐,与生父一家关系更是恶劣,却也曾在生父身亡消息传来的时候拥着他的衣服怀念。你说,会想起什么呢?幼年的关爱,少年的冷漠,还是彼此的最后一面的生死逃亡?‘我’啊,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 让 你 闭 嘴。”贵公子抽刀直接架在身旁人脖颈上,刀锋微芒闪过一丝血痕泌出血珠。然而几乎同时,对面人手臂微抬,露出漆黑的枪口对准贵公子的心脏。

“多疑,虚伪,装腔作势,一刻也不放松的‘我’啊,我们既然是同一个人,你该想到我时时刻刻也在提防着你吧。然而,我们相似,却又不相同,至少我比你多了茫茫时空茫茫人类积累的千年知识。‘我’啊,你是在逃避,一直都在逃避,逃避真实,也逃避自己。明明最厌恨兄友弟恭这一套为了不落人口实却还得装作对那人有着兄弟间的恭敬,明明最不相信兄友弟恭却恰恰因为这个原因在那人的屠刀下活了下来。”

“……呵,我还以为有什么惊人之语。”贵公子冷静下来,将刀又收了回去,“你所谓的千年经验,最终得出来的结论竟然就出自一本真假不明的市井小说?这种不入流的东西,也亏得你有脸说出来。”

“如果只是区区一本不入流的东西,你又何必暴怒到直接动手呢,‘我’。”另一人也悠悠哉哉地把枪放了下去,眼神却依然挑衅。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反倒不如那个一天到晚只会惹是生非最后把父亲害死的杂种遵从父亲的教导了?我循规蹈矩做了二十多年的好人,现在反倒不如他一个滥杀的疯子了?!”难以抑制的愤怒却还要压抑自己不要失态,贵公子的嗓音已近乎兽类嘶吼。

“你在自卑啊,‘我’。”不等对面有什么反应,他开口唱道,“‘人天长夜,宇宙黮黯;三界火宅,众苦煎逼。’”

这段对话也终于快要了结。两人终于来到殿门前,门上按那位皇帝的喜好还刻着南淮沿河的景象,少年们赏花偷枣跳板子,一片生机的喜乐与厚重的宫门格格不入。

“地狱,你说地狱。”贵公子很快又调整回来,面上风轻云淡,“我现在不正是在推开地狱的大门吗。阴暗,孤独,猜忌,我亲爱的兄长不正也处在这熊熊烈火般的人间地狱里吗?”

他说着,边推开了厚实的宫门。殿内燃着千根明烛,熊熊火光中袅娜地变换着自己的身姿。

烛光将他的身影撕裂如妖魔,他毫不在意,一步一步,缓慢却坚定地踏向那片光亮后重重床帏后的人。

狂风忽过,千根明烛刹间熄灭了生息。

他终究还是被那黏滞的黑暗彻底吞噬。

END

写完论文稍微可以歇一口气了。

因为姬家这两位的原型是赵匡胤赵光义,写的也是姬昌夜准备对姬野下死手,于是起了个“烛影斧声”的名字。

撇去“为什么会有现代社会的姬昌夜穿越”这个我也没想过的问题,其余部分会难懂吗?其实还是挺期待有人留言互动一下w

评论 ( 2 )
热度 ( 4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