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游】台湾恐怖游戏《返校》——白色恐怖下的残酷青春



2017年1月发布正式版,正是台湾白色恐怖解严三十周年整。

b站up主半支烟sama视频解说通关。预计通关时间在4-5小时。

豆瓣评分9.2/10,个人评分9.5/10.

下述内容剧透得彻彻底底。

游戏背景设定在台湾白色恐怖时期,翠华中学的一个高三女学生方芮欣出于嫉妒,举报了由殷老师主办的“读书会”——即禁书分享团体,引来台湾当局对翠华中学的彻查,导致了后续一系列的死亡监禁与逃亡。而始作俑者,方芮欣,面对这个支离破碎、无处可逃的世界,最终选择纵身一跃、死在了青春少年时。死时的她依旧对前尘耿耿于怀,以灵魂的形态年年月月徘徊在破败的校舍里,在光怪陆离的幻象中一次次重温当年。

这个评论主要从多线交叉的剧情和隐喻性的场景设计两方面入手。

  • 剧情

剧情主要可以归纳成三条线:

1、主线是方芮欣(也就是游戏主角)举报读书会,引来特务导致全校师生被调查、多人被迫害,比如她暗恋的张明晖被枪杀、暗恋她为她顶罪魏仲廷受牢狱之灾、读书会的主办人殷翠华流亡海外至死未能返回故土,还有其他许许多多死于军统严刑拷打的普通学生,他们的血布满了整个学校;

2、副线有方芮欣和她的老师张明晖之间的师生恋;

3、方芮欣父母的家庭矛盾,母亲为了报复父亲特意举报(或者是陷害)父亲贪污,导致父亲被军警抓走。

后两条线又是方芮欣举报的潜在原因。

“折了架纸飞机,载着我的梦飞到远方去……若能一觉醒来,发现身处异邦……

在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做回自己。那该是多么美好。”

游戏中玩家操控主角”方芮欣“在一次次解密中拼凑出真相,也拼凑出亡灵的真正面目。还是个学生的方芮欣是个向往自由的少女。作为知识分子的父亲与传统的母亲之间毫无感情,她厌恶家中无休无止的争吵与背叛、渴望着一份真挚的感情。此时温文尔雅又赏识她才能的张明晖出现了。故事的开始没有呈现,或许是在读书会里、或许是某篇文章中,男人看到了学生向往自由的心并伸出了手,鼓励她驾着纸飞机继续远航。随着当局对思想监控越来越紧密,形式越发危险,为了保护未经世事的学生,男人选择有意疏远她。

然而”未经世事“,有些时候正是愚蠢与残忍的代名词。

方芮欣将张明晖的有意疏远看作是感情的背叛,并把这推到了读书会里另一个老师——殷翠华身上。游戏中对于殷翠华的描述是”校长家里的大家闺秀、有才有貌受人追捧“(方芮欣视角)。

游戏中时常会有些自问自答的选项,其一便是问方芮欣面对将要失去的东西会怎么做?

——当然是,抢回来啊。

初期玩家会捡到一张名字被撕掉的单子,写的是”该生家庭不和、性格执拗、行为不端“云云,署名是殷翠华、张明晖。17岁的不良少女不知道正常的人际关系如何处理,她那时想到的、大概是她那个用举报报复父亲出轨的母亲吧。

“忘记了,还是害怕想起来?”镜中的方芮欣问道。同样的话也从被绑在椅上的殷老师嘴里说出来。

“你曾说我也可握笔如枪。”游荡在教学楼的方芮欣捡起名单,一字一句地回想起张老师那些鼓励她的话。


可惜,那枪的枪口却是开错了方向。

方芮欣利用读书会里的另一个学生,魏仲廷,套出了读书会的名单。魏仲廷嘱托方芮欣一切谨慎行事,还用殷老师对方的评价鼓励她:“虽不鸣,一鸣惊人;虽不飞,一飞冲天“。然而方芮欣转手就把这份名单交给了军统,那些笔墨瞬间化为致命的枪子落在翠华中学里,溅起一片血色。

”你想害的谁?你最终害了谁?“

那份名单本来只是想除掉殷翠华,谁知到了最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张明晖被枪决,殷翠华流亡,不计其数的学生牵连。帮助她的魏仲廷猜出了方芮欣是耙仔(告密者)却为了保她自己默认了罪名,被校内其他学生欺凌,最后也因为读书会的事情被捕,直到解严才被释放。

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说出这个评价的人,一个是被她视为情敌、最终客死他乡的老师,一个是暗恋她却被连累得人生最宝贵的时光白白耗费在牢狱中的同学。

这般的一鸣惊人、这般的一飞冲天。何等讽刺。




回到游戏里。推开黑白无常守着的阴界大门,幻境中的幽灵少女再一次拿起了书单杀死了殷老师。当她继续前进时,却一步踏入了冥府,眼前“威灵海内”下的城隍爷依旧威武不言。

少女拿起杯筊,往地上一掷,请求神明的解答:

“心中默祷,双手合十,掷筊提问……

信女方芮欣在此,请示城隍爷……

问前途:能否独善其身,从自己心,走自己路?——笑杯。神意未定。面对世事只能欣然接纳、逆来顺受?然后等待等到遥遥无期吗?

问家庭:父母争吵,貌合神离,能否请求复合呢?——笑杯。神意不明。破镜难圆,覆水难收……是吧?但那是我家人啊。不管是妈……还是那个人,曾经是那么开心,每天有说有笑。

问感情:能否与心仪之人共组家庭,平凡度日?——阴杯。神明不允。此事不可,不宜求之。……呵我以为这是寻常人的卑微请求,你真是残忍。

……是我的请求都太过了吗?或现实就是这般苦涩?还是说,一切都是因为我?”

最后一卦,圣杯。意为神明认同。

诸般种种,皆我而起。

于是一切恍然大悟。游魂继续穿梭在时空缝隙中,将最后的记忆碎片一一补全。

”青春毫无选择,在家与学校的挤压之中消磨流逝。我成了牢笼中的旋转木马,带着悲喜交错的心绪。着了魔般,不断奔驰。”

最后游魂再次回到死寂的学校。她模仿着当年少女的举动,眼里望着头戴麻袋的学生被一个个押送,纵身一跃、伴着那些象征自由却从来飞不远的纸飞机,直直落到了地上。

到死,她也没自由,反倒还剥夺了其他人的自由。

时也命也?


  • 场景设计

游戏主要通过解谜推进剧情。游戏高评分的原因之一就是各种充满暗喻的谜题与场景设计。

下面说几个印象深刻的。

前期由于剧情还没怎么进展,谜题也没什么太大深意。印象比较深的是镜中破碎的倒影、为了将魏仲廷割喉取血后他的眼睛会睁开、变成牙齿的骰子、与女主外表相似的鬼等等。



中期应该是黑白无常到收音机之间那段剧情。这一段的解谜环环相扣且处处暗示。

魏仲廷之墓+满黑板的抓耙仔+投影仪上扭曲的笑脸,暗示魏仲廷被视为“耙仔”遭受校园暴力。


有个小舞台,中间倒悬着象征魏仲廷的娃娃,两边空着。进入一个房间,悬着一个锁着带麻袋的人偶。控制主角按顺序摁下琴键,解锁成功后原本空无一人的房间突然响起掌声,一下子坐满了面目难辨的学生。在这群学生的看似鼓励通关成功的掌声中,主角拿出笼中象征被抓走审讯的学生娃娃,露出了笼子底一只因为画押太多而被磨去指纹的手。

加上之前找到的军警娃娃,主角把两个娃娃放到空置的舞台上。

一声枪响。军警把倒悬的魏仲廷和带头套的学生枪毙了。



紧接着,找到”枪“(名单)的方芮欣拿着这把”枪“对着殷翠华扣下拉扳机,孰不知她真正杀死的、却是镜中被戴上头套的张明晖。

通过调频跳跃不同时空到结尾应该可以划分为后期,因为正是在这一段我们把所有谜题都解开了。

一频 望春风 正常房间 哭泣的母亲 父亲 灵堂出去后家暴 灵堂一家三口的照片

二频 四季红 倒置房间+破碎小猪 父亲外遇

三频 月夜愁 破碎镜子+特务影子

从父母卧室走过去是一个灵堂,摆放着七上八下的一家三口的遗照。貌合神离的父母,暧昧的气息暗示父亲外遇。有人觉得第一张图里父母的睡姿形像一个”死“字。



镜回廊里通过开关灯让镜中特务的影子一路跟随自己前往父亲的书房。剧情刷新后,原先整洁的书房被特务翻得一塌糊涂。还能找到母亲的一张留言。



黯淡-鲜亮-粉色的二人世界-灰暗的影院-腐烂的树木金鱼,随着主角心境的变化,场景也随之改变。





最后还有主角回到校舍,四处飘散的纸飞机从崭新变得有些破旧,也暗示着她夭折的生命与自由。

  • 尾声

游戏的结局是年近半百、满头苍苍的魏仲廷回到了翠华中学,步履蹒跚。

“当下迫着自己,在恐惧里呼吸着恨。怎知,她却一跃而去,从人世永远逃脱。未留只字片语,畏罪、悔恨?不得而知。

只留茫然费解、盘旋脑海。

直至重见天日、物换星移。

至亲恩师尽皆辞世,那人只留无名孤坟,余我一人垂垂老矣。”


有人说,TE是魏仲廷和方芮欣的和解。在我看来,倒不如说是对世事无力的逆来顺受罢了。再是怎么大赦天下,逝去人事再也不会回来,那个满心热血的少年也永远死在了牢狱之中。

冯骥才《一百个人的十年》里开篇就是拾纸救夫的故事。乡村教师因言获罪,坚持自辩他说的话不是编造的而出自于一本书。此后近十年,他的妻子,一个不识字的农夫漫山遍野地捡起一张张有字的纸,期待着里面藏着证明她丈夫无罪的证据。可惜,“心诚未必能感动苍天。她整整拾了七八年纸,可是在她爷们儿刑满前半年的一天夜里,灶膛里的火,引着了她堆满屋角的废纸,着了大火。这女人和孩子活活被烧死了。”他刑满释放后才知道那句话的出处,平反了自己的冤案。可是这迟来的平反救不回他八年的时光,更救不回他惨死的妻儿和其中整整八年的埋头拾纸的辛酸悲凉。

游戏制作者在白色恐怖解严三十周年特意发布这款游戏的正式版,旨在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选用学生作为主角,一个平凡且大多数人都曾有过的身份,因其身份、情感、青春期的那些茫然无措贴近普罗大众,更加深刻地说明了白色恐怖的无处不在。人人自危、人人不安,要想不再重蹈覆辙,只能正面历史、不再刻意遗忘。

逃避与遗忘,是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它将过去的罪恶轻描淡写,甚至粉饰太平、颠倒黑白,致使罪恶戴上“正义”的假面,悄然而至再次潜伏在人们身边。


评论 ( 5 )
热度 ( 57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