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狗x妖狐|阴阳师】神社创收计划之美少年战队

上一篇貌似是去年11月写的……

恶搞向

皮肤梗(无恶意,仅仅是剧情需要。)


在狐家七舅姥爷和各类邻居的劝拉嫌弃下,妖狐趁着早晨阳光灿烂一脚踹开了天狗神社的红漆大门。沉重的大门应声而开,顺着缝隙洒进去的阳光映照着浮浮沉沉的埃土,泼洒在了正襟危坐的神社主人那洁白如雪的衣摆上。

“……”天狗见妖狐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翅膀一扇就把门重新关上,室内重归幽暗。他不言不语似是毫不意外,静静抬起的冰蓝眸子里露出了一点“果真如此”的笃定。

门的开闭激起更多尘土,在窗格透出的那几份阳光下肆意飞舞。妖狐上前一步恰巧挡住了那片光影,不太适应地俯视着往日高高在上的天狗大人。

“阁下倒是沉稳得很。”

“意料之中。既然决定了今日就开始干活吧。”天狗面上仍然淡淡,心里默默吐槽了句狐妖的味道在山脚老远就传了过来,想不留意都不行。

狐妖抬起手正了正面具。自从那日两人因为符文的事情闹僵,他把纹饰洗掉了,但又不想直接光溜溜地露出来显得自己很听天狗话一般,干脆找了个面具带着。“喔?第一天就要开始做事?阁下对待敌人残忍无情,对待自己家臣也是压榨到极致呀。”

“吾不留无用之人。”言谈间天狗站了起来——妖狐这才发现,平日漂浮在空中看似遥不可及的天狗站实了也不过是个身形纤弱、不那么高的少年罢了。若不是那张依旧故作老成的脸和通身强大的妖力,他还真要把天狗当成初出茅庐的雏鸡了。

他走神的时候天狗嗡嗡嗡地说了不少话,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深觉自己被天狗坑了一把:“总之,阁下的意思是参拜的人数越来越少,神社年年入不敷出、濒临破产。而小生的任务,就是把这亏本了百八十年的账单全部清掉?”

妖狐很气,非常气。原本以为自己抱上了条巨粗的腿,谁想到这腿金玉其外、债条其内,好比那黑心工厂,花言巧语骗人入坑关上门阻绝所有退路后方才阴恻恻地笑着说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而且一分钱都别想有哟——妖狐见始作俑者一脸理所当然地点头承认,又在心里加了句吐槽。

黑心老板似乎也觉得这样只让马儿跑不给一根草好像不太好,接着又道:“你只要减缓赤字速度也不错了。”递出了一本断崖式跌落的收入账本。

“……”妖狐拔腿就想跑,奈何此时大门已紧紧关上,脑海中回想起出门时父老乡亲们那副“ball ball u抱紧这条大腿”刻在脸上的表情,咬咬牙还是忍住了要抬起的腿。

此时天狗内心其实也有点犹豫。妖狐还见缝插针往自己身边钻的时候天狗一方面觉得他居心叵测,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认他人际交往特别会来事。神社已经连续亏本上百年,可惜天狗的交友圈不是青灯这样做人命买卖的黑店,就是雪女这样只喝西北风的孤僻少女。三尾天天醉倒樱花树下不醒人事,荒川之主本来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单身王老五,一个个都给不了他什么经营意见。正巧妖狐犯事撞到他手上,天狗想想便邀请他帮忙出谋划策。

至于酬劳嘛,为了重振千年神社的大义,打bu个cun白zai条de就好。

天狗见妖狐神色变得有些高深莫测,开口问道:“如何?”
“小生倒是有一个方法……”妖狐半张脸掩在面具下,嘴角诡异地翘了起来,“不过要阁下好 好 地 配合。”

天狗不觉有异,一口应下,“可。”

“想来阁下接管神社后,年年祭典都戴着这面具做法吧?”

“正是。”

“呵呵呵呵——”妖狐这时摘下面具,满脸不怀好意,“这方法倒也简单,先从给阁下换装开始好了。”

“……小事而已。”天狗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但是生性单纯一根筋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为了大义献身,区区衣物舍了不足挂齿。

=============分割线===============

下山购置衣物的路上妖狐叨叨叨地说了一大堆,“阁下的天狗面具虽然由来已久,但是时过境迁,对现在的人类来说未免太吓人了。”

“那又如何?吾族本以力量威慑四方,又不是出卖色相换来的地位。”话音未落,天狗想起狐妖一族的生活方式,立马发现自己说错话、停下来看妖狐脸色。

妖狐倒也不甚介怀,他心中冷冷一笑就是要你出卖色相,嘴上依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不过是让民众觉得天狗一族不再那么神秘罢了,哪里谈得上什么以色事人呢。”

到了成衣店才面临真正的困难——没钱。天狗向来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除了账本上那些数字对钱财实在没有概念。妖狐虽然混行人间多年,但是要用钱的时候也不多,真的没钱了就随手变一个金元宝来。就算此时他想故伎重施,和他一起出来逛街的偏偏是那个死板到出名的大天狗,妖狐捏着自己没几个铜板的钱袋一阵哀嚎。

铺子老板见两个年轻后生站在他门口徘徊不入,心里早有计较,“两位可是囊肿羞涩?”

“……是。”

“哈哈哈莫慌莫慌,前几个月铺子进了两件新版式,可惜这穷乡僻壤的、乡下人没见识,硬说这两衣服难看。这几个月过去了竟是一件也卖不出去。两位小兄弟我看长得俊,脸白白的和这衣服挺配,帮老板个忙,穿着它们给外面那些乡巴子亮亮眼,这两衣服就当酬劳谢你们了,如何?”

老板花言巧语说得再好听,那俩衣服拿出来的时候妖狐忍不住笑了一声。那红白相间的后面一个硕大的“七”字,愣是把这衣服弄出了股地主家傻儿子的感觉来;另一件更惨,犯了红绿大忌不提,胸前还一块硕大的护心镜。这真不怪当地人不愿买这衣服。

计划是自己提的,人是自己劝的,这锅再重也要背。妖狐抱着这样的觉悟挑了红白那件,又想着贫道死了道友更该死的把另一件塞到天狗怀中,一脸幸灾乐祸地推着他进了换衣间。

妖狐衣服容易穿,很快就出来了。当他正甩着扇子自命风流地对路边姐姐妹妹抛送媚眼时,发现眼前路人突然眼神一变,纷纷看向他身后。他回头,正好见到天狗一身新衣从后院款款而出。

啧啧,都说人靠衣装,我看这话倒过来说也不错。妖狐感叹一句,这衣服还是那衣服,到了天狗身上,在他盛世美颜的支撑下倒也顺眼了不少。

天狗走到大堂,看着门口围观的一众女性行人,略略有些不安:“这样……合适吗?”

妖狐嘿嘿一笑,轻声快速地说了句不过把你出卖色相的时间提前了下,不等天狗反应过来,从怀里掏出了盒胭脂,“我额上的符文按你要求擦掉了。这胭脂我留着也没用,不如给你物尽其用好了。”

天狗蹙蹙眉,关注点倒有点奇怪,“你不用朱砂画符?”

靠我一只妖脑子有病才会拿辟邪的东西往自己头上抹,妖狐腹诽了句,手上倒也没停,沾了胭脂就要往他脸上画。

两人靠得极近,妖狐手下是天狗细腻白皙的肌肤。此时日已西斜,余晖打在天狗挺直的鼻梁上落下一道阴影,而那阴影里一双妖类少见的凤眼正带着疑惑。

门外的少女大妈阿姨们已经开始纷纷倒吸气,妖狐回过神来利落地在天狗脸上画了两道,人群爆发一阵难以自抑的尖叫声。

他又起坏心思,故意贴近天狗耳边说了句:"这就好了,阁下。”

门外的尖叫声提高了一个八度。

天狗显然还在状态外。他依旧一脸疑惑地看着外面无端尖叫的人群,想自己的脸难道太吓人了果然还是要戴个面具比较好吗:“……你的计划真的没问题?”

“当然!”妖狐恶作剧的心思还没退。他后退一步,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微微提高声音让外面的人听到,“我的大天狗大人。”不出意料,人群开始纷纷讨论:“天狗?哪个?”“笨山上不久有个天狗族掌管的神社!”“对哦以前看过一次他们的祭典……原来不是老爷爷啊!”

人群再喧闹,面前那个曾经的白衣少年依然挺直了胸膛,面上一副淡漠,似这世间除了他追寻的大道外无甚可留意的。

眼前被夕阳余晖染红的身影渐渐与当年月下的少年重叠,妖狐蓦然想起来自己答应做了天狗家臣本可以随便在额上画那个符的。如今那盒画符的胭脂却被他亲自送到了天狗手里。

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当年的那人他已经找到。

END

之前没梗所以没写。

我觉得按这个套路往下就可走yys48的路线了……


评论 ( 1 )
热度 ( 8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