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判|阴阳师】涛声

  • 据说是辆车

  • 私设有

“啪——”

像是桌上香炉被碰到的声音,倒下后还带着金属碰撞后的嗡鸣。

那阵嗡鸣在空寂的房间中还未震荡开来,就被人一脚踩住像是扼住了般断了声息,只剩下三途河的河水沙沙地拍打着岸边的声音。

判官等了一会儿——然而这一会儿也不过一秒——等不来意料中那股香料的腻香。他低着头,诚惶诚恐又想入非非地听着屋里另一人赤脚行走的声音,手足无措地期待她下一个行为。

“汝在想什么。”一双白皙的赤足踏入他视野,像是被地面寒气刺到,趾尖无意识地向上绷紧又很快放松了下来。“嗯?”女子靠得更近了,判官额前一凉,覆在眼前的封印被扯了下来。

阎魔此时没有坐在她那朵云上,赤脚站立的她在判官面前显得有些娇小。难得的仰视角度让她不是很适应,那人回避的目光更是让她恼怒,“回答我,判官。”

判官的视线从她脚上收回,余光间似乎扫到了玉足上沾染的红褐色香料,鼻间像是反射般泛起了一点点幽塞的香气。

真碍眼,他想。恍惚间他似乎伸出了手狠狠揉擦过那处褐红,涂抹开一片细腻的暗红衬得底下凝脂般的肌肤更显莹白。但这点大不敬的念头立马被否决,从不逾雷池半步的他在心中暗暗斥责自己的不敬。

他很不自在地俯视着那位大人,作为一个循规蹈矩的男人,偏离正轨的突发事件让他无所适从,“在下没有想什么,阎魔大人。”

那双狭长的凤眼不满地眯了起来,“呵。”两人距离更近,气流仿佛停止了流动,判官的呼吸不自觉地越放越慢,到最后屏息听见,“汝在隐藏什么。”

“大人自有阎魔之目,天上地下又有什么东西能逃过大人的审判。”

“审判。”阎魔不再走近。虽然她依然仰视着眼前这个木讷的男人,神态却保持着阎罗殿上的高傲与冷淡。“你在想什么坏事,怕被我发现吗。”

判官没有发现人称代词的变化,他的所有精力都被阎魔猛地睁开的双眼牢牢吸引。那浅褐色的眸子里一片清亮又蕴含无尽风雨,时而像是一面镜子将他内心所有阴私反射出来,冰冷冷的刀泛着白光划过他的肌肤,剖开表面那层道貌岸然的伪饰,带着被暴露的羞愧与痛快;时而又像是一个漩涡拽着他残存的意识坠入眼前人的世界里,向她屈服向她俯首称臣,将一切虔诚地奉上任其糟蹋蹂躏。

世界很静,连同那一点点香料的气味与三途河水的声音都像是被一层罩子隔绝在外,只能隐隐绰绰地透来丁点气味声响。

忽地,那眸子眨动了一下,判官总算回过神来。他不知眼前人看到了多少,也不知如何面对,干脆退开一步作了个揖,又回到最开始低头听命的样子。

阎魔见他这般形貌,心中是又气又笑。气他到现在还是锯嘴葫芦一句都不肯泄漏,笑自己偏又看上了这么个呆子。她面上已浮起作弄他的表情,嘴上还故意沉着声音,”你在想什么。“

”……“一阵沉默,”大人的脚上沾染上了香料。“

这个回答有些出人意料,”所以?“

判官低着头阎魔只看得到他红透了的耳朵,他轻声道,”阎魔大人方才不是已经看破在下了吗。“

她微微一笑,觉得逗弄这个男人真是天下最有趣的事情,”谁告诉你我刚才用了阎魔之目的?“

他竟然敢胆大包天地躲开她,不过也没关系,他退一步她进一步便是。

阎魔边想边上前一步,”审判世人不过是‘阎魔’这个神的职责。离了这个名字,我也只是一只飘零的女鬼。有些事情,‘我’不想用阎魔的身份看清。“

眼前的男人似是疑惑似是欣喜。

“‘我’想听‘你’亲口跟‘我’说……”

他虽木讷守礼却非不谙世事,这句话里潜藏的意思在他脑里兜兜转转,最终仍是“碰”地一声带着雷霆之势撞击在大脑中心,连带着那层隔绝世界的罩子也被冲破,一时间浮动的暗香与波涛声呼啦啦地冲入大脑。

过往数百年时间从未有一刻像当下一般鲜亮清晰。

他艰难地羞涩地轻轻拥住眼前女子,接下来的话如风般消散在三途河声声波浪中:“……在下不敬,竟想以下犯上……”

然而再细微的话语都逃不开苦苦等待的人的耳朵。她再笑,踮起脚挨着他的耳廓:“可。”

他一时呆愣,耳边不绝的涛声愈来愈大,刷啦啦地充斥着他整个脑海,只剩着一副红泥抹开在玉脂上的景象固执地停在眼前。不自觉地,他伸出手用略显粗糙的拇指刮过眼前人红艳的双唇:

“诺。”

===================================

他说不清现在是种怎么样的滋味,像是快乐像是痛楚,即是歇斯底里的发泄又是无处可去的隐忍。有那么几刻他的神思抽离,飘飘忽忽地游荡在这充满软香的房间内,带着困惑迷茫与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两具纠缠的身体。

这是他吗?那游离的神思想道,明明是一样的脸却有着往日绝对不会有的表情。

他又看向耳鬓厮磨间的另一方。那是阎魔大人吗?端庄的妆容被汗液污损,刮蹭后露出底下藏着的艳色,微张的双唇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声吟哦。这声吟哦电流般刺激他的身体,霎时神思归位,他又回到了温香暖玉的靡靡里,残存着些情欲过后的餍足与疲懒。

“你又在想什么。”女子吐气如兰,唇舌间轻轻啃啮在他耳垂上。

“在下只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呵不是说了不必谦称……不过你确实是‘在下’。”阎魔拉开了点距离,居高临下地看进他双眼,“怎么了。”

“大人觉得,我们是种什么样的存在?”他依然习惯用敬称称呼对方,正如他不可抑制地将自己放在了这段关系中更卑微的一方。

“死者,亡灵,妄图与天交易却不得不羁縻地府的贪得之徒。“

”……大人也是?“

”没错,和那对兄弟、和你一样,我最初也是为了达成心愿留在地府干活。不过所谓欲壑难填,数百年的时光太容易滋生新的欲望,又因为新的欲望而选择继续留下来。“说到这,阎魔本来有点严肃的脸色缓和下来,带上了一些轻佻暧昧看向判官。

”……“判官脸又红,蠕动着嘴低声说了句”在下和大人一样……“,又把话题转回来,”大人认为我们和活人有什么区别吗?“

”不见天日,永居幽冥……“她笑,明白了判官不安全感的来源,”你是觉得我们这般实在与人没什么不同?“

”正是。我们虽说是地府鬼吏,实际上不过是拿劳工换取愿望的实现。死后再次苏醒……“

”更像是惩罚,是吗。“

”是的,大人。“他继续,”我们这般,奢侈到不真实。“

”奢侈……呵的确奢侈。多少人活着的时候一生被蒙骗,终身不过了了,死了再怎么追悔莫及也是前尘难改。心意相通至死不渝确实很奢侈。不过,“阎魔越发觉得判官看着她的样子像只忠心耿耿的小狼犬,”谁又规定情爱是人类独有呢?人于神不过是随手甩的几个泥点,人间种种悲喜欢苦岂是天定?只是因为万物有灵,自万万年生发间独自长出来的情绪罢了。既然万物有灵,我们鬼有情爱、又有何不可?“她说出的话像深水伸出的水草,百般缠绕着他的神思。

”在下总疑心这样的日子太好,不知哪天会被收走。“再次步入黑暗前他轻轻说道。

”那便收去罢。凡人所谓‘生尽欢,死无憾’,已死之人不惧死生,但是道理总归是相似的。“水波中的水草继续摆动,勾引着他进一步沉沦。

”诺。“

单调的拍岸声再次响起,他没有说出的是最初见的情形。当时他只是个普通亡灵,站在三途河的一岸望向另一边的冥府之主,氤氲水汽间只见一只莹白的手掐断彼岸花的花瓣,暗红色的花汁顺着掌心淌下,蜿蜒着继续隐没在袖间。

他像是被定住般愣在那里,哪怕对岸已经没有人了,脑海里反复回放着一阵阵涛声与适才红白相映的一只手。

如今涛声依旧,死亡依旧,幸而他凭着这数百年时光跨过了烟水茫茫来到了她的身边。

END


之前信誓旦旦地跟亲友说自己第一次开的车肯定是辆玛莎拉蒂结果出来的是玛莎拉蒂的车模……






评论 ( 1 )
热度 ( 46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