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狗x源博雅|阴阳师】远行人

  • 沉迷客的补充,叶二传说中的主人是未知身份的朱雀门之鬼,这里暂定为狗子啦w具体见前篇

初秋依旧有雨,淅淅沥沥地落下、瞬间隐没在地上。雨虽小了,黑缎般的夜空中漂浮着几朵阴云,行云流转间透露着点点寒星。八岐大蛇所到之处皆是沼泽,封印着它的试炼之塔也因此常年笼罩在一片湿濛濛的水汽里。大天狗的羽翼被水雾打湿,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行止间还有几滴水珠因湿气太重顺着暗羽滑落,啪嗒啪嗒的混在了雨点声里。封印了这么些年,大天狗早就习惯了这里的湿气,此时也就见怪不怪地径自做自己的事情。

一旁的荒川之主见天狗拿出了一把简陋的竹笛,摇着折扇略带嘲讽地说道:“看来今晚不是个安静听雨的夜晚。”

青行灯隐匿在星光不能及的角落里,闻言换了个姿势懒懒地伸展着身体,“呵……总得找点事情做,否则这上百年的日子也太无聊了。何况,天狗的笛艺相当有名。”

“笛艺不差,可惜笛子太次,吹出来的音调简直不堪入耳。”荒川之主看着天狗将笛移向唇边,像是未卜先知般深深地蹙起了眉头,“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作为叶二的原主人还能忍受得了这样的笛子。”

虽说荒川确实太过挑剔,天狗手中的笛子哪怕是一般人看了,大概也是要说上一句的。这管笛被折下来后就一直没有上涂层,即便表面因为时常擦拭变得十分光滑,也掩盖不了制作者的漫不经心。若不是中通笔直有孔这三个特点,这管笛子更像是随手摘下的一段竹节。天狗对此却不甚在意。自黑晴明一事后,他和其他几个大妖被晴明封印在此处看守八岐大蛇,至今约莫快四十年了。这四十年间一切风平浪静,日复一日的东升西落渐渐麻痹了妖怪们的神经,除了每月十五圆月时妖力上涨外,妖力大失的大妖们干脆陷入沉睡,依次恢复妖力。近几年封印略有些松动,他们的活动才多了起来。

不知从哪年开始,每月月圆总会响起天狗的笛声。塔里的妖怪要么灵识未开不懂器乐,要么像青灯这样总是太过无聊,对于这时不时响起的笛声还是十分欢迎的。或许是因为习惯了十五才伴随着月亮出现的笛声,妖怪们有些惊奇这月月底也会有笛声出现。

”……“说是不堪入耳,荒川之主还是把这音乐认真听进去了,”今夜的曲子以前从未演奏过。”

塔里湿气太重,笛子吸了水音调略有些不准,附着在上面的笛膜也因为潮湿而变得湿重,振动发出的声音低沉喑哑,不知像是谁的哀叹。雨越发小了,空中的乌云也渐渐飘散开去,露出了澄澈的星空。青行灯退到了更里面的角落,只留着幽冷的蓝光在水面上混着星光静静燃烧:“长秋卿竹谱里的最后一章。据说是给远行友人的送行曲子……”欲言又止的话音消散在那一声声仿若叹息的笛声中,未曾说出的是青灯在天狗被封印进塔的那段日子里曾从塔外听到过这曲子的片段。

荒川没有探寻那字里行间的深意,只淡淡说道:“他倒是越来越像人类了。”

“是比我们都像人类……或者说他本身就是人类,现下不过找回当年还是人的情感而已。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放不下人的情感也就脱不开人间八苦。”

“……愚蠢。”

这边聊得热火朝天,那边天狗置若罔闻,只兀自地吹奏着这简陋的笛子。遍布的水洼倒映着闪烁繁星,恍神间总有种天狗此时正在凭虚御风、与万万星辰一齐,飘渺得就要脱离世间。偏偏他的曲调中隐藏着丝丝缕缕哀思与不舍,像是细丝般将他拉回俗世红尘中。

试炼塔极高,他却仿佛不关心这笛声能否穿过层层高塔、越过阡陌连横、跨过生死屏障传到那人耳中。

他只是在这无月的雨夜里一直吹奏着那首名为送别的曲子。

END

太久没写了卡文卡得厉害

参照了百科里博雅的生平:公元980年九月二十七日去世,享年六十三岁。青灯提到的长秋卿竹谱是他负责编纂的笛谱。按游戏里博雅二十岁出头来算,到他去世也是快四十年的样子。

祝各位鸡年大吉吧(拜个晚年笑哭

评论 ( 6 )
热度 ( 47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