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薛洋|魔道祖师】晓梦

你!大清早的悄咪咪地摸上来发文!被我逮到了www

-冬河君-:

  • 薛洋中心√

  • 义城组√ 

  • 词不达意,逻辑死√

  • 我瞎写,你们瞎看_(:зゝ∠)_

 

都说庄生晓梦迷蝴蝶,孰知无论是晓梦抑或是蝴蝶,终究都不堪一击。


【1】

薛洋这些日子总觉得自己的左手在隐隐作痛。

他觉得有点奇怪,他的小指断了这么多年,这还是他头一回感受到堪比刚断指那会儿那撕心裂肺的痛苦。但仔细想想却也不奇怪了——毕竟他刚受了重伤,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伤痕累累,这么说来,这隐隐作痛的感觉倒也不算什么,甚至比起最初那几天已经好多了。

这是他被晓星尘和阿箐救回去的第七天。

那天他倒在草丛里,奄奄一息,咒骂着天道如此不公,这就要他死去。于是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他几乎是本能地咳了一声,果然,那个路人停了下来,把他背了起来救回了义庄。

后来他才知道救了他的居然是那个爱管闲事的晓星尘。

薛洋醒来的时候满是戒备。但在他得知晓星尘并不能认出他的那一刻,他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非常恶趣味的想法:

“你说,让这个假惺惺的正人君子在自己仇人的引导下沾染上满手血腥,是不是就能让他摘下这恶心的面具呢?”

于是少年开始有意识地隐藏起自己左手的断指,伪装成一个与晓星尘毫无过节的普通少年,安然享受着晓星尘的照顾。

不过只是一个送上门的冤大头罢了——

晓星尘和那个小瞎子的生活实在是简单而乏味,但他却觉得逗逗他们还是挺有趣的。那个小瞎子倒是好欺负地很,降灾都到她面前了还想着她那颗糖。道长就更有趣了,一个瞎子,居然还夜夜出去夜猎,倒还是真的将斩妖除魔、救济苍生当作己任,也不想想他一个瞎子能做什么。

他觉得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2】

   薛洋的伤一日日地好了,但左手却仿佛条件反射般时有作痛。

   少年并不以为意,只当是伤痛的后遗症。

   他已经呆在义庄里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他偶尔修修房顶,和小瞎子斗嘴,已然融入了晓星尘与阿箐的生活里,倒是过得很自在。当然了,他觉得他现在做的事情更加让他感到自在。

    ——他在陪晓星尘夜猎。或者说,他在指示着晓星尘夜猎。

每每看着晓星尘一柄霜华直刺入那些村民的心脏时,他就在一旁歪着头笑,似乎面前这残酷的场景就是戏台上最美好的场景。

    看着一个犹如白纸的人沾染上污点,真是让人激动不已。

   “道长,你真厉害!这样,村民们就能不受走尸的侵扰啦!”他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嗓音,就像往常一样撒娇卖巧,明明眼里满是残忍,却做出一副一派天真的模样。

   “斩妖除魔是我毕生的夙愿,如果能以我一己之力护这义城百姓不受走尸侵扰,那就太好了。”晓星尘笑着答,“走吧,霜华又感应到了走尸的气息。”

    说完,白衣道长还剑入鞘,缓步远去。

“好。”薛洋的脸冷了下来,却没立刻跟上晓星尘的步伐。

他居然在道长笑着回答他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冷笑的欲望。

为什么会有人就算沾上鲜血却还是显得一身干净?

不,这人世间从来都不是纯净如此的,这样的人太不符合这个污浊的世间了。还不如,就这样毁掉了吧,就用他来证明这世间从来没有完全纯净的人。待他与自己一齐跌落尘埃,那场面该是多有趣。

他脸色阴沉地站在原地思考了一阵,终于迈步追上了渐行渐远的道长。

“道长,你走太快了,等等我啊!”

 

【3】

薛洋已经对现在的生活很是习惯了。他开始觉得,就这样和晓星尘、小瞎子一起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他终于不再永远挂着一张虚伪的假面,偶尔也会有发自内心的笑意了。

谁曾想到那个一时声名狼藉的亡命之徒,现在竟然也会买菜做家务呢?

他甚至渐渐不想再去撒尸毒粉——道长沾上的鲜血已经足够了,那个曾经白玉无瑕、明月清风的晓星尘早已身处血海中而不自知了,何必多此一举呢?是吧。

甚至有些时候,他会诡异地产生一种类似不忍的情绪。但毕竟他是薛洋,在这些不恰当的情绪有苗头的时候,便早早掐掉了。

晓星尘就像是他的一个美梦,美好得虚伪,美好得脆弱。

他也说不清自己现在对晓星尘是怎么个复杂的心态了。

围炉夜话那晚,他开玩笑般说出了自己幼年时的故事。他也不知道他说出来是为了什么。获取他们的同情?他从来不需要别人的同情。解释自己的行为?没什么好解释的,做就是做了,断指之痛以灭门相报,他尚且还觉得不足够,何来的想要解释?

倒是道长劝他不要沉郁于过去。

晓星尘倒是说得轻巧,那可是贯彻他童年的钻心之痛,从来没有人可以将心比心地体会到另一个人当时的绝望,晓星尘自然也不能。

这么说来,虽然伤早就好了,他的左手却总还是有些异样。总有些日子,他会在夜半惊醒,醒来后满脸冷汗。每在这个时候,左手的痛楚就愈发强烈。他躺在床上,看着左手,总会不自觉地握住放在床边的糖——晓星尘自那晚之后每天都会给他们一颗糖吃。他总觉得自己是被噩梦惊醒的,而那个噩梦似乎来来回回都是同一个。他在梦中惊慌失措,歇斯底里,但在醒来后,除了那种仿佛奔跑在无边无际的未知荒野上的深切恐惧,却是什么也不能记得了。他不止一次努力地去回想,却每每被那梦中深入骨髓的绝望所打败。

他有预感,也许他就快能想起什么了。

因为最近这噩梦的频率越发频繁了。

说来也奇怪,他的噩梦是在他被晓星尘救回来之后突然开始的。在之前,无论是他为祸一方或是落魄逃命的时候,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也许是因为晓星尘的存在?他看着左手上握着的糖有点入神。

外头月明星稀,万籁俱寂,仿佛世间只他孤寂一人。不,这世间的人从来都是孤寂一人的,他从来不需要别的什么人,就算是志趣相投的敛芳尊金光瑶也是如此。

在这初夏的夜晚里,他难得的觉得有点切骨的寒意。

 

【4】

薛洋近日过得不太好。

他一向是控制情绪的个中好手,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喜怒形于色。一时沉默无言,一时歇斯底里,一时面带喜气,诸多情绪交杂,显得有些面容扭曲,让阿箐在私底下被吓到了好多次。

并不是由于生活有什么突变。他们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淡。

他只是想起了很多东西。关于他的,关于阿箐的,关于宋岚的,关于——晓星尘的。

那夜,他再次从梦中惊醒,却并未像从前那样忘却梦中种种。

他想告诉自己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他从来俯视众生,怎么会对事情失去掌控,怎么会因为晓星尘的魂飞魄散而年复一年地陷入不可实现的执念中?这怎么可能?

但他却不得不信。循环往复的噩梦,梦中深入骨髓的悔意与绝望,那种跑在雨夜中连锁灵囊都忘了找的茫然,那种宛如痴狂一般的执念,甚至是醒来后久久不能擦干的冷汗,无不提醒着他这噩梦的真实。

更别提那左手的隐隐作痛,正是那日在极度愤怒慌乱中被蓝忘机所砍去时所留下的痛楚。

梦中种种,均为前世他所经历过的喜怒哀乐。这一切让他止不住发抖。

再世为人,他又做了什么呢?

他感到了些许庆幸与隐隐的害怕。这一世的晓星尘还没有受到他上一世所遭受的最大的打击,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道长会有不一样的结局?但他也醒得太晚了,尸毒粉早已使用了无数,他终是像他最初设想的那样让道长陷入了无尽的污浊之中。

两世为人,他却仍是无法明晰自己对晓星尘那复杂的情感。恨也不是,爱也不是。只是——决不能让他再一次魂飞魄散。

像晓星尘这种心中只有光明的人,真的太脆弱了,就像蝴蝶,狂风一吹便会被吹得七零八落,甚至翅膀也会被折断。

所以从薛洋想起一切的那天起,他开始变得异常黏人。他记得上一世的宋岚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义城的,他生怕自己一走远,就让晓星尘碰上宋岚,他害怕最后仍然要失去他唯一的救赎,他害怕他这一生中最轻松安定的时光就这样从他的手上流走。这让阿箐感到很害怕。她以前虽然一直觉得成天挂着笑容的少年很让人害怕,却从未像如今这样感到他的歇斯底里。

重生一世,薛洋反而变得更加执念深重,甚至连他的歇斯底里都无法隐藏了。他就如溺水的人,死死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他这两世难得的光明,为维持这一场晓梦竭尽全力。

嗯,勉强加上小瞎子吧,三个人就这样一直吵吵嚷嚷地生活下去吧。

他本想把手上新拿到的糖拆开扔进嘴里,想了想,还是好好地收在了枕边一个袋子里。

袋子里早已被塞得满满当当。

 

【5】

但晓梦终究还是要破灭的。

这一日,薛洋和晓星尘、阿箐一起外出买菜。薛洋抽树枝输了,认命地拿着菜篮在跟菜贩讨价还价。晓星尘则陪着阿箐走到了稍远的地方去逛。

他们就是在这里见到宋岚的。

等薛洋买好菜的时候,宋岚已经发现了状况不对,将晓星尘与阿箐护在身后,手上的拂雪早已出鞘,剑尖正对着薛洋的胸口。

“你骗得他好苦!”宋岚一脸气愤。

他却直直看着宋岚背后脸色泛白的晓星尘。晓星尘明显还有些不相信:“子琛,你是……认错人了?”又带着侥幸问:“他的声音……并不相同,他的手指……?”

“我怎么会不记得灭我师门的人?!”

“道长,这个坏家伙只有九根手指!我不瞎,我看到了!”阿箐虽然不明白状况,却下意识觉得应该告诉晓星尘这件事。

晓星尘的脸上连血色都没有了。他整个人摇摇欲坠,似乎马上就要倒向地上。

“是我。”薛洋放弃了伪装,带着一丝扭曲的笑意开了口。

他突然觉得可笑。

他天天警惕着,紧跟着,明明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却仍然功亏一篑。

那边的宋岚已经开始与他动手了。

阿箐在一旁叽叽喳喳地说着他来之后做的事情。

“他平时还陪着道长去夜猎呢,前些年我偷偷去看过一次夜猎,遍地都是死尸呢。”

宋岚总觉得有些不对,但也说不出什么。

倒是薛洋听到这句,脸色一黑,直觉再让小瞎子说下去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他仿佛一时有了斗志,几下击退了宋岚,往阿箐方向疾刺去,想在阿箐说更多引人怀疑的细节之前封住她的口。至于怎么封住她的口嘛,死人才不会说话,不是吗?

“嗯……”

一声沉闷的响声止住了他的步伐。

薛洋呆滞地看着插在自己胸口上的那把剑,那是那把虽然染尽鲜血却仍纯净如新的霜华,就如它的主人一般。他缓缓抬头,看到紧握着霜华,因为过度用力而暴起青筋的那只手。再往上,他看到了一脸复杂的晓星尘,遮盖着眼睛的布条微微泛红,似是有血从中淌下。

阿箐害怕地躲在晓星尘身后。

这场景……

他定定地看着晓星尘,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然后毫无征兆地笑了笑,连防备都没有就放低了手中的降灾。

他刚才是有一刻在想着要像上一世一样把晓星尘夜猎的真相戳穿。但他突然觉得无趣,似乎最初那个恶趣味的想法不过只是孩子气的游戏。上一世他确实这么做了,但他又得到了什么呢?折断他的翅膀,然后呢?

比起满足心里的恶趣味,他突然有了新的想法。他想,上一世的晓星尘受打击太大,就那么在自己面前魂飞魄散,他得不到永久的安定生活,就连晓星尘的恨都得不到。而这一世,他死在霜华剑下,是否可以让晓星尘永久地记住自己、永久地恨自己呢?如果能让晓星尘一直记得与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共度了几年的时光,甚至一齐夜猎,是不是能让他带着这身污浊,不知真相地继续走下去呢?

他甚至主动往剑鞘的方向走了几步,任由鲜血淌到地上。

薛洋的眼前开始变得模糊,依稀间仿佛看到身着一袭白衣的道长脸上不忍与痛恨交杂。他突然觉得这样也很不错。

况且,能有这么一个道长为自己流血泪,这一世倒也不算白过了。他是不是可以认为晓星尘也很重视他呢?

他缓缓闭上了眼。脑海中如走马灯般浮现出了前一世和这一世的场景,最后定格在了他随身带着的那个装满糖的口袋。痛觉与温度开始离他而去,他却仿佛还能记得道长在给他和小瞎子糖时不经意间碰触到的手的温暖——那是他两世唯一感受到的温度。

“罢了,作恶两世,这样也算是完成了上一世让晓星尘还魂的执念吧。”他略带自嘲地想。

这一世的他仍旧与上一世一样作恶多端,却又有着些微的不同。狠毒也罢,作恶也罢,却终究还是因为这难得的光明而于地狱中升起了渺小的希望。

 

【6】

时隔多年,“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的名号再次传扬开来。

白衣黑衣两位道长与一位天生眼白的少女逢乱必出,执霜华、拂雪,行世路,斩妖除魔,又是一段佳话。

阿箐与宋岚两人共同守着一个晓星尘不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随着薛洋的死去,将被他们死守到最后。

这一世的晓星尘,虽如薛洋所愿,仍然沾染污浊,却也如他所愿,并未得知真相,而是带着对他怀念与痛恨交杂的心情走遍千山万水。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世事变迁,金麟台早已不复当年的辉煌,一问三不知的聂怀桑隐隐成为修真界的领袖人物,掀起波涛巨浪的主角蓝忘机和魏无羡也已悄然离去。时间真的过去太久了,久得连那个曾经名声狼藉的薛洋都没人记得了。

就连薛洋的埋骨地,都再无人寻访。更没人知道,随着那个恶名远扬的恶棍躺在土里的,除了降灾,还有一袋早已变黑的糖。

世上再无薛洋。而总有一日,世上也再无晓星尘,也许那时候,他们的恩怨情仇也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

 

 

-END- 

 

==========================================

【后记】

我本来真的只是想写个2k收尾的,没想到_(:зゝ∠)_

本来的梗是薛洋重生,主要是因为刚好讨论了下薛洋的性格问题,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设想。我们一致认为就算薛洋在晓星尘救他的时候重生,他们最后还是会走到悲剧收场,因为薛洋的性格就是自私残忍。他的性格不是简单的童年经历所造成的,而是多种因素的结合,比如瑶妹的狠毒心机的一面啦、当时温家只手遮天啦,所以说他的性格已经注定了他无论如何都是走在罪恶的深渊里的,不能洗白,也无需洗白,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说有点孩子气,但是残忍、自私才是他的本性,或者说他的孩子气用的方式也不对。他背负的太多,错得太深,就算后来有所收敛,但这并不是无视他的过错的理由,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本来的设想是一开始他就重生了,记得一切,然后对道长很黏,对阿箐很敌视,但实际上一动笔写的就不一样了(。我还好意思说自己没写偏(。怎么说呢,我一直觉得薛洋和晓星尘之间的关键词是救赎。但实际上对薛洋来说,按他的性格无法得到真正的救赎,只能说,晓星尘给了他得到救赎的光明,而他亲手掐灭了这个光明(此处应播《爱殇》)。而这一世,他所能做的就是少一些伤害晓星尘,笨拙地守护平静的生活(假象),在假象中获得救赎的感觉吧。结局早就定好了,我一直觉得对薛洋来说,死在晓星尘剑下说不定才是最好的救赎,也许也是他最乐意接受的,毕竟本来他就是忍下了晓星尘的一刺嘛。

啊晚上十点半开始写的,写到两点,想想我一个下午肝作业也差不多的字数(其实作业字数更少)………………什么鬼啊!!!

顺便,想题目的时候刚好想到了两句话,一句是“庄生晓梦迷蝴蝶”,另一个是由蝴蝶引申开想到了伊吹画的《蝶澜》,她解释蝶澜说的是蝴蝶飞不过沧海,然后两句话连在一起就随便扯出了这个标题~扯完发现晓梦!晓星尘!梦!噫,多精辟啊!机智如我(鼓掌)。

 最后,我对薛晓/晓薛的看法是并非爱情也非友情,是一种比较复杂的爱恨交杂吧,所谓羁绊、依赖、救赎难道就等同于爱情吗?我并不这么认为。不过也看人吧_(:зゝ∠)_每个人对爱情的定义都不同,大概这就是cp产生的原因吧。(啥?) 所以干脆不打tag啦!(反正也没多少人看嘛)


 

                                                                                  By 冬河/将离未离

                                                                                 2016.11.14(初稿)

                                                                                 2016.11.15(二稿)


评论 ( 1 )
热度 ( 9 )
  1. 春山冷-冬河君- 转载了此文字
    你!大清早的悄咪咪地摸上来发文!被我逮到了www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