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式神x你|阴阳师】 再相逢

  • 黑白、大天狗

  • 非乙女


——然后,我们来生相遇。


一、引路人

“喂——这边。”

你的脑海中一片混沌。雾气缭绕的三途河曼珠沙华依旧艳丽,纤细的花瓣极力伸展着,却不堪雾气的湿重,显得摇摇欲坠。

面前出现的是一黑一白两个青年男子。外貌与常人无异,脸色惨白得毫无活气。

你觉得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却浑身乏力连回忆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呆愣愣地看着两个来使。

“时间到了,跟我们走吧。”温润的声音响起,迷蒙中你分不清是谁在开口说话。你懵懵懂懂地点一点头,便拖着身子随二人前进。

一路上遍布曼珠沙华,你看着它们袅娜纤弱的身姿,混沌一片的脑海中似乎曾经见过相似的场景。在这白茫茫的雾气里不断摇曳着的妖艳红花。连同着对话和一步一步的节律都是那么似曾相识。

要到了。你突然有了这样的感觉。

“奈何桥到了,我们就送你到这里吧。”这次的声音和上次不同,而这成熟低沉的声线仿佛曾在哪次梦中牵引过你。

你走上桥,随着众鬼缓缓前进。快要见着孟婆的亭子时,你似有所感,往回望去,只见刚才一黑一白两条身影还站在原地,似乎在看着你过桥。见你望过去,两人点头致意,又觉一阵妖风传来,夹杂着温润男子的一声嘱托:“去吧,这一世就要结束了。”

氤氲中不知是谁的手托起一碗汤水。这澄清的汁液中倒影着一个女子的面容。

大概也是惨白的吧,你想。

你端起碗仰头喝下,前尘旧事一应涌入又快速抽离。

又是一世无功。你边走边想,步履从容地走向轮回道中。

 

黑白二使见那女子一脸平静地投胎去了,均是沉默。

“真是坚强的人呢,历经这么多世的失败依旧选择前行。”

“……人类的心是很强大的,连阴曹地府都不能磨灭他们的愿望。”鬼使黑收起镰刀,“走吧,新的魂魄又需要我们来领路了。”

 

二、送行人

笛声依约响起。

你唤来侍女,让她把靠山一侧的窗户打开,让清澈的笛声静静地流淌进这狭小的空间内。

远山翠绿,峰峦叠起,随着这笛声似乎有风刮起,山林上下一片沙沙的叶片摩擦声。

数日前深夜,病痛让你难以入眠。正痛苦挣扎间,突然一阵飘渺的笛声传来,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你似乎看到窗外有黑影飞过。

无事只能翻阅书籍的你立即联想到了天狗月夜奏笛的传说,便忍不住低声赞叹了一句“妖怪大人的笛声真好听。”

出乎你意料,那原本离得远而有些断续的笛声猝不及防地断了,此时窗外那个黑影再次出现,不过这是似乎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了窗沿上。

“人类不怕吾族妖怪么?”

此时你的病痛似乎纾解了不少。额上依旧汗涔涔的,但是回话的力气有了。更何况你一生没有走出过这个闺楼,能和传说中的妖怪交谈让你兴奋不已。“妖怪大人笛子吹得好,大概不会害人。既然不会害人,我又为什么怕呢?”

窗外的影子轻轻抖动,似乎是在笑自己的天真。不一会儿,黑影又道“月色入户,正该欣然起行。可惜你是女子,男女有别,不得不防。”

“妖怪大人就要走了吗?”你有些不舍,毕竟这样的奇遇只有梦里才能偶尔遇见。

“今夜月色极美,我再为你吹奏一曲也无妨。”

那夜伴着笛声你安详地睡去,梦里似乎肋下生风,飞过了看倦了的连绵山脉,去到了那些只存在书中的景色。醒来时却怪自己体力不支不能听完一首曲子,不能和那妖怪多聊上几句。

只记得那天梦里,那声音似乎说道:“人类,你可知你命不久矣?”

“如果真到了那天……可否请大人再为我吹奏一曲?”

“可。”

今日笛声再次响起,你知你的这一生走到了尽头。缠绵病榻的你早就看淡生死。此时无悲无喜,只是静静地听着这来自山风的、似乎仍然带着新鲜绿意的笛声。

你的思绪随着这风一般的声音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END

国庆时活动樱花妖的简介和觉醒立绘真的有戳到我!可惜拿到手后觉得建模有点别扭……

一个脑洞,没什么深意。

评论
热度 ( 35 )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春山冷 转载了此文字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