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大天狗X妖狐|阴阳师】爬床不成反被压怎么办在线等急

  • 其实这不是车,在我捋清楚这拉郎配搞出来的cp是怎么爱上彼此之前我没有办法开车……依旧正剧向

  • 算是关于妖狐脸上的纹饰是怎么来的这一篇的后续?(虽然我觉得你们想看的应该不是这样的后续……)

  • 天狗神使设定

 

深夜门外终于传来的脚步声,妖狐立马钻进被子里等着。

窗外的月光极清极亮,他听着吱呀的门声后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步步靠进,想着此时天狗瘦削的影子也如同这声音一般,一点一滴地漫上他的床、他的被子、他的身,从脚到头,直至完全吞没。

脚步声突然停下,不一会儿传来衣料摩擦的声音。妖狐心中窃喜,想着以天狗修为早该发现自己的妖气,此时不说破,想来今宵又是春宵帐暖一刻千金。他掀开被子,脸上勾出妖艳的笑,“小生等候阁下多时……”话音未毕,只觉头上一紧眼前一黑,一条柔软的布条紧紧地覆在他眼上。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妖狐双手束缚在身后被天狗压入了衾被中。

妖狐此时却不得不起了疑心。天狗性情冷淡、做事刚直不是装出来的。适才他没有把自己丢出去已经算是很客气,妖狐本打算今天自己还得主动勾引一番才能如愿,现在天狗的行为虽然让他更加心痒难耐,却处处透着可疑的地方。

还没来得及说话,妖狐感到身上的神使大人伸手拨开了他的额发,袖口刮蹭过妖狐挺直的鼻子,还带着间乎少年与青年的男子气息。此时他不禁想象天狗是否在认真地看着自己的脸,不自觉地摆出自认为最好看的表情。

半晌天狗突然问道,“额上的纹饰从何而来?”

妖狐还在纠结大天狗的可疑和美貌中,不知该不该继续。听他突然问起,只随口答了句自己胡乱画的,却没听到下文。

正犹疑间,妖狐的身子被扳到正面,一只冰凉有力的手抚上了他眉间,长年操练兵器而变得有些粗糙的拇指正摁在他额上,绕着中心宛如眉间朱砂的伤口轻轻画着圈。

他们的身子靠得极近,吐息间还混杂着对方的气息,天狗似乎不受影响,声音依旧冷清:“喔?自己画的么?”拇指更加用力,还偏偏摁在了以前的伤口,力度之大让妖狐怀疑天狗是不是想把旧伤扯开来。“我族在数十年前曾被一伙妖怪偷走了一卷绝密的咒书。而你的纹饰,恰恰和上面记载的符咒相似……”话说到后面语气越来越轻,手上的力道却越来越重,最后几字妖狐明显感觉到天狗用了法力灌注在自己旧伤里。

虽然天狗行为暧昧,妖狐此时此刻完全确认了他根本不是想做那种事情。他之前心里隐隐约约觉得天狗与当年的少年有几分相似,不过最终归结于他们都是穿着白衣的清秀少年——在这么多年的无望寻找中妖狐再也没有力气去相信一个虚无缥缈的感觉。今日听了天狗的话,心中突然茅塞顿开。之前几日天狗对自己似有似无的接近关照,怕是只为了确认额上的纹饰。

妖狐自嘲自作多情,此时仍然嘴硬:“所以呢?阁下是在暗示小生与那伙妖怪有关?无凭无据怕是难——!”突然额间伤口剧痛,一股灵力强横地冲入他脑内,过往种种如走马灯般从眼前掠过,搅得他脑内翻天覆地的疼。

等回忆闪现到当年狐妖族灭、妖狐被救的时候,妖狐脑内的走马灯突然停了下来。被强行提取出来的记忆此时巨细无遗地展现在眼前。旧事重提,妖狐今日才发现原来当日的月色如同现在的一般明亮,当日的那个少年形貌,分明就是青涩的天狗。

看过一段记忆后两人皆是无语。天狗把灵力抽离妖狐体内,身子还压在上面。

妖狐脑里的晕眩还未过去,此时晃得难受,又不愿意在天狗面前显露出来,只忍着痛压住声线道:“原来阁下便是当年救小生一命的恩人?恩人若看上了小生的身子,双手奉上都不在话下。”

话毕却觉身上一轻。他被蒙住了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天狗又寻了什么宝物要来折磨他,头上的绑带却被人解开:“莫要自轻自贱。”一顿,“适才误会了你,是我的过错。抱歉。”

妖狐心里冷笑,被称为神使的大妖怪在装模作样和好为人师这点倒是跟人类一模一样。脑子晕眩阵阵,他也没力气再爬起来自己滚蛋,干脆直接瘫在天狗的床上,进入昏迷前还想着待会儿还得劳驾神使大人把我丢出门去。

 

第二日一早,妖狐醒来果然发现自己不在天狗的床上。不过倒也不至于被扔在荒郊野外,自己身上被子盖得好好的,估计是天狗误会了他良心过意不去,让下人把他送了回来。等他打了水要洗沐,习惯性地往水里一看,惊讶地发现头上的纹饰不见了。

妖狐气极。虽然这个纹饰最初是为了找到当年的少年画的,如今也确认了他是大天狗。但是一来这纹饰跟了他很多年,二来恩人跟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妖狐此时非但没有夙愿以偿的畅快,反而一股恶气塞满心胸,让他一阵风一样地跑去质问大天狗。

大天狗见他怒气冲冲地跑来,料及是纹饰的事情,被妖狐质问了一句为何,他也就回道:“此纹饰毕竟是我族专用符咒。”
“不过是相似罢了!莫非天狗一族霸道到连旁人的一些相似都容不下了吗!”

“你画的走形了。”

“那又如何?萍水相逢,阁下恐怕管得也太宽了!”

天狗叹了口气,像是有些无奈,话题突然一转“你如今孤身,不如就做了我的家臣。”

“?!”妖狐惊愕,一时回不过话来。

“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纹饰,又无可依靠,我看你实力还可以,要不要做我的家臣?”

“……神使大人最近是太闲了吗?区区一个纹饰就要收一只不知根底的妖怪?”

“人间有句话,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更何况也不算不知根底。”天狗喝尽杯中清茶,一脸认真。

“……我昨天想要勾引大人的事情大人应该明白吧?天狗一族极为自律,收了我这个不知廉耻的放荡妖怪岂不是令人耻笑?”

“鱼水之欢我虽无感,但是不伤及他人的情况下不过是正常的生理需求,哪里说得上什么廉耻不廉耻的。”妖狐站在座下,讶异地看着高高在上的神使大人第一次主动走向自己,“不是告诉你莫要自轻自贱吗?”他的手再次抚上妖狐眉间,就如昨天那般,妖狐感觉着他指节的粗粝。

“做我家臣吧,小狐狸。”

END

依旧粗糙的一段。三次简直忙炸。

评论
热度 ( 165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