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狗x妖狐|阴阳师】关于妖狐脸上的纹饰是怎么来的

妖狐年幼时曾遭遇灭族之灾。

数百年来人类与狐妖两族间的不满逐渐积累,终于在某天彻底爆发,以两败俱伤收场。

当年的妖狐还很小,小到还不能化为人形。大战后狐妖的巢穴如同死寂,人类和妖族的尸骸四散,重伤的他只能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妖狐一呼一息间尽是艰难,就在他要认命时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白衣少年。

那少年蹲下来,清秀而稚嫩的脸上依稀可见日后的庄重严肃。

他说妖行世间,既不必与人友善,亦不能为害人间。你此番重伤,亲朋离散,固然是人类所为,然而追根溯源,还是你父母戕害人命在先。念你年幼,我今日救你一命。

他又说,妖族天生情感执拗,爱憎过于分明。可你要记住,除了仇恨世上还有许许多多值得你去做的事情。

那人似乎咬破右手食指,以指为剑,在那只幼年狐妖的额上刻下了保命的符咒。咒术堪堪完成,额上的血符发出万千光芒,吸取了四周灵力为狐妖疗伤,不一会儿光芒消褪,那血符也就变得暗淡不清了。

妖狐听到那白衣少年怜悯的声音:“莫怕,你身上刻下我的血符,即便孤身行走,那些小妖也不敢欺负你的。”

“去吧,小狐狸。”

 

后来的后来,妖狐终于磕磕绊绊地长大到可以化人的年纪。那时他撩开额发,试图找到一丝一毫那个白衣少年的符咒痕迹。然而此时他光洁的额头上只有当年受的致命伤留下的疤痕。

一旁的远方表亲见了,以为他是触景生情,说道:“有疤终究不好看,拿点脂粉盖住了吧。”

妖狐拿过那盒脂粉,按着依稀残留的记忆画了一圈像是符咒的东西。

那位表亲似乎有些吃惊他会用这么繁复的花纹,“这般又太过引人注目了吧。”

“……就是要引人注目才好。”妖狐仔细细化着那个纹饰,“我曾受人恩惠,才能存活至今。然而除了他的咒法我别无所知。

“若是哪天相逢,我希望他能认出我来。”

“找到他,然后说声谢谢……大概就是我的……执念吧。”

END


三次太忙,写得过于仓促的一篇。但是想到这个场景都萌得不行不写完不能好好干活orz

设想天狗一族惩恶扬善,大天狗会出现在两族相争的地方是听到消息赶过去解决争端的。

其实还有一个隐藏的梗……天狗当时让他不要去怨恨固然是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而妖狐却抓“爱憎都过于分明”一句。”既然你不让我怨恨,那我就去爱遍这世间一切如何?“<—大概这种feel……



评论 ( 4 )
热度 ( 126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