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狗x妖狐|阴阳师】 有美于斯(二)

补个文案:

这是一个好色之徒变为五讲四美三好青年的故事。

这也是一个中二少年找到自己最适合道路的故事。

 

平生挚爱花酒美人的妖狐一日偶遇以匡扶大义为己任的大天狗,对音律的探讨使两人不知不觉的熟悉起来。与此同时,京都一场风暴正在酝酿,神社的守护者为了心中大义义无反顾地投入黑晴明一方。当他问妖狐今后可有什么打算时,眉眼妖艳的男人只衔了杯酒,笑道:“小生还是恋栈人间。”

 

初时只为了美色和妖力接近那个神一般的白衣少年,在日常点滴中妖狐不禁被他的刚直所折服。过刚易折,那个樱花树下一曲苦笛的少年总是纯粹到易碎。不愿见他走向玉碎,那个一向游戏花丛、对是非黑白漠不关心的妖狐,看着那位的白衣被黑暗沾染,“阁下出尘不染,黑暗与您格格不入——不若我们分处两方,用我们的双眼见证,到底何为真正的大义吧!”

 

——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

——沽之哉,沽之哉!我为贾者也。

  

二、

知道形貌特征和出没地点,只要有心,想找到一个人的下落并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大天狗此时对妖狐能找到他这件事毫不意外,他吃惊的是一个萍水相逢的妖怪为何非要缠着自己。

那日妖狐踏进神社,依旧苦练笛技的大天狗觉察到有妖力不俗的来客。但是一方面对方没有释放出敌意,另一方面也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大天狗没有多做理会,专注地把这首曲子吹完。

一曲终了,抬眸果真看到不速之客站在树下。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上画着浓墨重彩的妆容,一深一浅的色彩对比加上狐妖一族自带的狭长凤眼,大天狗对这个数日前遇到的妖艳狐妖还残余着一点印象。

不待他出声询问对方意图,妖狐便开口赞道:“哀而不伤,叙情婉转又带刚正之气,阁下笛艺可谓世间独有。”

天狗蹙眉,他既不喜欢这个妖怪身上过于浓郁的艳丽,更不喜欢一见面就夸夸其谈——毕竟,作为守卫神社实力不俗的大妖怪的他,平生听到不知多少阿谀奉承,此时只觉得妖狐不过也是有求于他的小妖罢了。然而念及他数日前在樱林中的表现,似乎对器乐有所了解,大天狗此时也不想直接甩脸送客,只是冷淡地回复一句:“闲散时候的消遣,担不起这样的称赞。”

对面那狐妖也不觉得窘迫,反像是早就预料到天狗的反应,手中纸扇依旧从容不迫地在手心拍打:“阁下当日曾说,器乐发乎内,非真情不可动人。小生走遍人间,器乐上苦心专研技艺的大有人在,不愿或不知道怎样将自己真心放在曲中的却占了绝大多数。从前小生并不觉得这是件憾事,”说到这,妖狐停下手中折扇,纤长有力的哗地推开折扇,依旧笑吟吟地问道,“阁下可知为什么?”

“……不知。”接下来该不会是什么只因未曾听过阁下笛声这类老掉牙的话吧……

“因为世上总是欢娱少、悲情多。不如意事常八九,人也好、妖也罢,若是任由自己的真情流露,这乐曲当中不得全是苦涩的滋味?拨弄乐器对大多数人不过是件娱人娱己的事,真弄出些什么凄凄惨惨的曲子岂不是听了更加郁闷?还不如就这么自欺欺人地粉饰太平,涂抹出一派欢愉景色。可是阁下却不同。”妖狐特意顿了下,观察大天狗的神色,满意地发现他被自己的话吸引住了。

“同是一首曲子,初见时阁下笛声幽咽,似是心头郁郁不得解;此次再听,幽咽苦涩的滋味淡了,仿佛解开了心结,然而曲调依旧夹杂着迷茫。阁下宁可直面难关也不愿粉饰太平,这样的刚直世上又有几个呢?”说罢,妖狐拿来装模作样扇风的扇子又停,堪堪抵在他下唇,眼神似笑非笑,莫名地让天狗觉得他像是在讨赏的小孩。

妖狐所说的话出乎大天狗意料。收起本来不经意带上的轻慢之心,他这回总算认真地回答了一句:“天下是非黑白,界限分明,选择逃避真实不过是懦夫行径。”

他忽然觉得这只妖怪还算不太讨厌,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很合他心意。于是他也不问妖狐是不是有时间——不过也只有有时间闲得没事干的妖怪才会罗罗嗦嗦说那么多话——传召了鸦天狗准备茶食。

妖狐听他吩咐,自知已经获得初步成功,掩在折扇后面的眼睛笑意更深。

大天狗刚回过头,恰巧对上那双斜挑的丹凤,愣了片刻,回神后心想这狐妖嘴上倒有几分功夫,到底还是过于妖艳了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那日起,妖狐就充分发挥了狐狸一族代代相传的厚脸皮和自来熟在大天狗明的暗的表示当初我只想请你一顿饭不想包你三餐依旧天天跑到神社蹭吃蹭喝,并且对他的真实意图绝口不提,只说什么樱林分别后他为不能再听到如此优美的笛声而终日失魂落魄没想到某日在山脚下能再次听到这惊为天人的笛声并与天狗大人进行了再一次宿命般的重逢。

大天狗听了表示一派胡言,通通鬼扯。别的且不说,没有灌注妖力的笛声要如何从山顶最高的神社穿过层层树林传到山脚?

妖狐听了更加激动,嚷嚷着什么这都是天意安排,命中注定。说罢还不忘装作柔情似水地抛了个媚眼给他。

大天狗表示无奈,无奈,很无奈。当初以为结交了个知己,虽然脸皮厚了点脸也花了点,好歹知晓音律、有几分见识,想着闲时可以谈天阔地。谁知这妖狐尾巴不到三天就露馅,大天狗现在对他的评价早就改成了没皮没脸的流氓狐狸。况且这妖实力还不错,天狗有几次忍无可忍想把他吹出去图个清净,这妖不仅还略微站得住,就算被吹走了还能嗖地跑回来——

如果不是跑回来说什么哎呀大人你看我们技能里面都有个风字简直就是命定缘分的话大天狗可能会把评分稍微稍微提高点。

好在这狐狸不发病的时候还是挺正常的,大天狗对他这张狗皮膏药毫无办法,日子长了也就随他去了,渐渐地也就有了那么一丝挚友的感情。


评论
热度 ( 30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