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群像|九州】九州的少年(四)

  • 补了一段

  • 莫名其妙想写李凌心

姬扬看着偷偷离开家跟着他们出来的李凌心,想起自己高三的时候也是如此潇洒不羁浪天浪地最后奋发拼搏压线考上稷宫,看向新人李凌心的眼神未免多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情。他一把拉过躲在苏瑾深身边笑得拘束的李凌心——不久后这个名字将被特属昵称“小李子”彻底代替——一脸流氓地问道:“小李同学哪,第一天见面大哥哥给你看看我的神枪好不好?”

李凌心听了更加局促,他本就不善交际。一旁的苏瑾深面上依旧是邻家哥哥的温和笑脸,手盖在李凌心双眼上顺势将他揽回来:“小李别看,当心太细刺到你眼睛。”

姬扬闻言佯怒,苏瑾深又继续道:“姬兄快些,我们还等着你大展身手。”给了个台阶姬扬也没再多说什么,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把小工具,还故意作势掏了几下。

向来不走寻常路的叶正勋蹲在墙头笑骂了一句:“小!小!果真小!在下的眼睛都要伤了!”

姬扬此时也不甚在意,半弯下腰,看了一眼表,熟练地把那根工具往锁里一送,没几下便听得轻轻地一声咔,那看似坚固的黄铜门锁就被姬扬打开了。锁开了姬扬也不急着把它拿掉,抬起手腕又看了一眼,有些得意:“这回还是两秒!”

苏瑾深带着李凌心挤开姬扬,叶正勋跳下墙头尾随而上。年轻小伙李凌心还有点搞不清状况,问他苏家哥哥:“两秒什么意思?”

苏瑾深此时和蔼可亲地回道“小李你听说过秒射男吗?”

 =====================================

后世誉为大胤第一数学家的李凌心在他十八岁的时候纵然有天才光环,也不过是个面临着高考内外压力的高三生。外有升学压力内有择校压力。虽说数学竞赛在自主招生的时候加分不少,但是要考到规定分数线也不是件轻易的事情。何况李凌心家里对他报哪间大学产生了不少分歧。

李家可谓大胤最出名的学术世家之一。传闻大胤建国之初,为了尽快使各项研究回归正轨,最上头的那位亲自遴选了一批人才与前朝最知名的遗老学究学习,其中就包括李家的祖先。这位李祖先天资聪颖更是人情练达,不仅在学术上颇有建树,在人情往来方面也是相当有一手。当时他判断大胤对人才的需求处于高度缺失状态,各行各业的领袖人才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拥有超过该领域的话语权。于是他用了点小方法——说起来其实也不过是在某位德高望重的人面前恰当好处地提起了一些关键信息,再加上有意无意地引导,把好几位李家的后辈带入到大胤最高级别的教育系统中来。此后种种皆如那位祖先想象,在学术立好脚跟的李家慢慢地从一个普通的家风良好的世家蔓延成大胤初期的一大权贵,其权势之甚被某些惧于李家的人暗地里称为“学霸”,学术霸主之意。只不过时代在变,这一本来含有些许讽刺意味的词语也演变成了一个略显褒义的称号。因为天赋与家庭教育,从小出类拔萃的李凌心没少被人叫过“学霸”,虽然知道这个词本意——毕竟是自家引起的,但是解释无力便也就被动接受了这个词。

跟很多人的想象不同,李凌心虽然看起来偏小,又带着点学数学的人对现实世界的疏离——姬扬称之为“学傻了”,他本人内心活动并不比别的同龄人少,对于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当初选报自主招生的志愿学校,李家的长辈是希望李凌心去个更加专精的学校,本硕博一路上去,凭借自己的天赋和李家积攒的人脉,在学术圈闯出一片天来。李凌心对做学术这条路其实抱着挺大的兴趣,主要分歧点在于到底是去纯学术环境还是去一个理工背景的综合大学。对于李家人来说,大学与其说是汲取知识还不如说是结识有能力的人的地方。搞了一辈子理论研究的长辈们向来不是很看得起那些实干学家们,说他们不严谨、公式什么的见着能用就强上、发现自己不能证明就灰溜溜写个简单易证可推知。而李凌心呢,或许是新生代们对上一辈刻在基因里的叛逆,又或是单纯地对这种培养方式的反思,始终坚持去稷宫这样一间工科出身的非传统理科强校,说是研究应当与实际关联,若是一味低头沉浸在学术中而忘了看看现实世界的需求,所谓的成果不过是空中楼阁一般华美精致却毫无用处的东西。

李凌心他爹大李子知道自己儿子看起来软绵绵傻乎乎万事不关心,实际极有主见,对人对事自有一套评定标准,拿定了主意的东西很少改变。于是在一番长谈后,小李子的表现使大李子确信儿子开始探索属于自己的道路,没多说什么就同意了儿子的想法。他老婆,也就是小李子他妈,向来听从儿子意见,更何况天大就在李家所在的城市,“方便阿崽回来吃饭”。于是顺理成章地,李凌心报了天大稷宫的自主招生,并顺利拿到了加分资格。

人在年少时谁不会狂些傲些自以为是些,又有谁的内心不是想着念着放荡不羁着。得知自己拿了加分资格的李凌心实在是送了一大口气,因则他数理虽出类拔萃,于一些需要微妙地表达自我的文科项目上却有些生疏。天大的自主招生无疑让李凌心放下了心中一颗大石。虽然性格上刻骨的勤勉驱使着他继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偶尔的松懈也未免让他对未来的大学生活想入非非。

隔壁家的苏瑾深——此又是一位奇人,见人说人说见鬼说鬼话,以其出色的社交能力笼络了李家上上下下所有活物,就连一向清高的老太爷见了他也要夸上几句,前些年考上了天大稷宫的军工专业,寄回家的手信里有一份给李凌心的天大纪念品,更是把李凌心的好奇心吊得高高的。于是有一天,在苏瑾深的邀请下,李凌心假借整理实验室的名义从晚自习溜了出去,跟着那一帮大他几岁的猥琐学长们“见识见识世面”。

说是见识世面,其实那群有贼心没贼胆的人也干不出什么事情来。李凌心那天只是跟着他们一起在寒风中一起撸串喝酒,听着他们胡天海地地扯着些有的没的。肉非好肉,不过是几根过度加料的吃不出种类的可疑肉类;酒也并非好酒,不过是一听三块的普通啤酒掺了一半的水;侃的内容自然也不是什么有营养的话题,大学男生三大主题,学习泡妞叫爸爸,不过如此。而这些对于一直被父母保护成宅的李凌心来说无疑是极其有趣的体验。闹铃钟响时他猛然发现原来欢乐总是太过匆匆。在苏瑾深的一通神侃下,小李子他妈信了所谓临时紧急培训班的鬼话,同意让李凌心跟着苏瑾深住一晚上,紧接着又嘱托一句你们两个男生要注意安全,惹得周围偷听的男生一通狂笑。搞不清笑点的李凌心满头雾水,苏瑾深也不解释,只让他坐上单车后座随他们溜回宿舍。运气好点姬扬捅开了锁他们就从大门静悄悄地摸进去,运气不好姬扬没捅开锁他们就只好从墙根静悄悄翻进去。路上苏瑾深和叶正勋轮流互黑,中间还夹杂着几件姬扬干过的蠢事。姬扬呢,知道李凌心是数学天才后万分激动,差点从单车上跳下来握住他手诚恳地拜托一句高数重修就看您的了。

李凌心呢,喝了点酒的他只会保持着谜一样的微笑应对所以和他说话的人,路灯下的影子忽长忽短,耳边的笑骂声时有时无,他坐在后座上想着自己的大学生活快些开始就好了。


阴阳师真的好好玩……


评论 ( 3 )
热度 ( 11 )
  1. IWRU春山冷 转载了此文字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