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像|九州】九州的少年(三)

白毅觉得息衍最近有点不太对。

首先是选课的时候。天大选课一共分三轮,看脸的海选、看手速的抢选和开学后开放的第三轮。通常为了修够学分,天大学子在第一轮总是尽量把课表选满,希望好歹剩下一两门课。等到海选结果出来,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脸白的欧洲人门门选上,脸黑的非洲土著踢掉五六门甚至列表全空。脸白的自然不用说,后面两轮跟他们就没什么关系;非洲人民呢,就要苦逼地跑到天大网速最快的地方争分夺秒抢课确认。欧皇之力的分布不均也催生了换课送课的买卖,大概就是欧非双方约个时间,一方退课一方抢课,造福同修,其乐融融。

息衍海选前就找了华烨、拓跋山月,当然还有他亲爱的室友白毅帮忙选一门叫做“宝石鉴赏”的课。这门课,由于它看起来异常高端的名字一直是天大的热门选修课之一。隔壁宿舍的华烨病泱泱的歪在床上说那时候他得去体育大保健见习,拓跋山月没说什么大概是答应了,白毅看了看自己的选课课表,时间不冲突也就点点头帮他选了。

选的时候白毅发现这门课不是核心通识,也就是没有毕业最低学分限制,一时奇怪,随口问了句:“息衍你个老狐狸不是最讨厌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个性化吗?”

息衍坐在他右边,两人间隔着块木板看不见表情,只听得他漫不经心地回道:“最近有点迷南淮出产的白玉,选着来玩玩呗。”

白毅还是觉得有点怪,但也没打算深究,“这门课我选上了也不打算去,期末总评还要看选修课成绩的,你自己好自为之。”

“靠怎么说得离了你我就不行了一样!”

“有本事别抄我大作业。”

 

该说是欧非守恒还是怎的,白毅别的课一门没掉,就那门宝石鉴赏没选上。隔壁拓跋山月的情况也差不多。息衍自己不用说,本来就是个非洲土著,自己必修课都能被踢光,要不然也用不着让人帮忙囤课。白毅想着这件事就这么过了,谁知抢课开放后第三天夜里,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的他听到下面一阵抽搐似的鼠标点击声,吵得人完全睡不着。

“息衍你干嘛!”

“选课呢,还两分钟就好。”

“你不早两天就把课都选上了?”

“那是必修,之前说的那门宝石鉴赏好不容易找到个愿意出课给我的。”

“行啊你,这么念念不忘,是不是看中了哪个小妹妹上这门课的?”

“去去去,谁跟你一样喜欢小妹妹了萝莉控。”

“……都说了多少次那是我妹!清江里的堂妹!”
“哟哟哟德国骨科——”

息衍话音没落就被白毅随手抓的袜子扔在脸上。

“白毅你!”“放心刚拿的,还没来得及穿。”

 

白毅不久之后就把这件事扔在脑后,除了息衍突然的发奋图强让他有点不习惯。不过息衍的性格看起来懒洋洋的,一旦遇上了在意的事情比谁都要放在心上记挂着。他想息衍大概开了窍,想在意中人面前好好表现表现。虽然里面八卦之心正在熊熊燃烧,但是息衍不主动提起白毅也只能按捺住那股邪火,每日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息衍见舍友每天装模作样好似不关心、但每次见到妹子打招呼两眼立马变得八卦起来,恰好自己事情闷在心里也不舒服,挑了一天夜里开了个寝室夜谈会。

白毅先是有点意外,立马把手机收起来,艰难地从厚厚裹着的被子里抬起头,“狐狸前方可有坑?”

息衍正脱衣服呢,闻言翻了个白眼,“我坑你啥?就你那点破事,什么小时候看上一个妹子结果发现是清江里同族堂妹——”

“——都说了是小、时、候!”白毅换了姿势,好看到息衍那一边,“少扯开话题,说说你的!是不是宝石鉴赏课上的?”

最后一件毛衣扯下来后息衍立马钻进棉被里,“嗯……差不多吧。”

“可以啊你小子,这学期努力学习的劲我都自愧不如。现在什么进展?”

“……我知道她名字,她知道我名字,走在路上碰见打个招呼。”息衍停下来,想了想,“好像,没了。”

白毅沉默,“……这和没进展有区别吗?”

“……没有。”感受到对面白毅隔着两层被子都能穿过来的鄙夷,“没办法,她有喜欢的人了。”

“时间不长打探得倒还挺清楚……”白毅一时语塞,又听到息衍倒豆子似的继续说下去,“对方原本也是天大的教授,叫幽什么的,老婆死了带着个只会哇哇乱哭的儿子……”

白毅完全没想到内情这么复杂,也没料到息衍打探到了这么多,“……你见到过吗?”

“嗯,那男的走之前他们吃过饭,不小心碰到的。”

又是一阵沉默。

“没什么,”息衍翻了个身,“就是憋得难受想找个人说说。”

“……嗯。”白毅本来想说师生恋几乎不可能成功,天大这么多年也有过不少例子,最后走在一起的大概就那么一对。可是息衍本就不是滥情的人,看似吊儿郎当实际长情得很,他看上的人大概也跟他一个样子。动情不易的人忘情也不易,若是彼此看上了眼就是天作之合,若不是,反倒成了两两折磨。

情事,毕竟难解。

 

很久后的某天,白毅回到空无一人的寝室,看到桌上有张明信片,写着“多谢推荐清冶湖”云云,落款一个“苏”字。他想起某天,也是这样的黄昏,打开门看到一地啤酒瓶和坐在地上半醉的息衍。那时息衍拉着白毅一起喝酒,喝着喝着突然停下来,用手摁住了眼睛。白毅装作不知他异状,自顾自着又拿起一瓶酒。

白毅想了想,大概是生委放错了位置,便走到息衍的桌边,轻轻地将明信片放了上去。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