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群像|九州】九州的少年(一)

  • 算是现代paro……?

  • 题外话:热度最高的那几篇里的风天逸是?

一般用地名做学校名的大学总归有种野鸡味。但凡事皆有例外,若这地名恰好是一国之都,单是为了首都的尊严,这学校立马就变得高大上起来。天启大学显然占了不少名字的便宜。创始人白胤可谓是白丁一个,当初的天启大学也不叫天启大学,叫个劳什子车马部属某大,一股浓浓的专科味。后来在高人的指点下改了个文绉绉的某大学堂,再后来又改成天启大学,这才算是定了下来。这大学说来奇怪,一直挂在白家的名下做个私立大学,以学费高师资好妹子靓闻名大胤,校长之位也是在白家人间代代相传下去。

数十年前不知道第几任校长白清羽和北面的青阳大学互相杠上了,势要把对面并了做个附属学院。当时名义上的教务主任、实际上的总设计师公山虚看准大胤下一波教育改革资源重分配浪潮,分析把青阳吞了天大至少每年多几十篇核心,国际排名蹭蹭地往上涨,一方面吓唬新生招揽人才,另一方面从上头多分点钱继续发展天大。白清羽和他几个死党听了觉得十分有道理,只是白家叔父辈的老人觉得实在耗时耗力风险过大,一直观望甚至偶尔下绊子。对面青阳也想到了这层利益关系,双方为名为利进行了时长将近二十年的扯皮,最终以两败俱伤收场。

息衍和白毅入学的时候已经不是白清羽的天下了。被中二大学生们秘密称为“孤高の统治者风炎大帝”的白清羽在那场吞并与反吞并的浪潮落败后,由于没通过绩效审核被人迅速替换了下来,他的几个盟友也是走的走散的散。待得息白二人入学,校园里已经不再提及当年吞并青阳的雄心壮志了。

息衍当年叼着张天大稷宫军事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报道,路上一直幻想着接下来四年里在繁华市区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谁知报道刷卡时负责的学长头也不抬地报了个偏僻地名,息衍一开始以为听错:“学长这什么地方?”

“新庄镇西川路80号,你们这群读军事的就在那。”学长头也不抬忙着撩学妹。

息衍一听有点懵,这路名听上去就很乡村很亲民,一点都不像是大天启的地名,又问:“这校区离得远吗?”

许是和学妹攻坚战不利,学长没好气地甩了个白眼,“离这两小时车程,自己想办法过去。”

息衍默默退到一边打开某度地图,看着那遥远郊区孤零零地“天启大学(稷宫校区)”内心仍在挣扎着幻想。后头的人上前刷卡报道,退下来的时候两人的行李箱碰在了一起,息衍不小心看到对方的录取通知书上的军事学院专业,进而又留意了一下对方本尊。

于是息衍第一次见到了白毅。当然作为一个耿直得不得了的直男他没有关心白同学是不是肤白貌美——就算是留意到对方长相,息衍大概会以惯常的自恋评论上一句“确实不错但赶不上小爷我的英俊潇洒”——此时他只是欣喜若狂地觉得自己找到了同病相怜的伙伴,未免起了惺惺相惜之感。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息衍拉着新同学白毅一起拖着行李赶去稷宫,从地铁十号线转到一号线再转到五号线,出站后又风尘仆仆地跳上公交车,待到两个小时后两人终于站在了天大稷宫门前。芳草斜阳,冷冷清清,远处的稻田和农民伯伯的笑脸彻底击碎了息衍最后的幻想,白毅却显得很淡定,说道此地远离世俗,是个读书好地。

所谓见微知著,息衍此时就该看出来他的新伙伴是个潜在的学霸,并且应该迅速地抱紧他大腿。可惜息衍完全沉浸在美梦破碎的幻灭之中,哀嚎着心心念念了数年的花天酒地、可爱的大姐姐们通通挥手远去。

夕阳下两条身影缓缓前进,穿过稷宫广阔的无人区前往新生宿舍楼。等他们到了宿舍楼下,宿管阿姨斜睨着说到得太晚,宿舍只剩下一间双人间。两人听了倒也觉得无所谓,甚至还有点命中注定的宿命感。

于是二人做了登记、取了钥匙,打开那扇破旧的大门,看到一半杂物一半床铺的狭小宿舍,真真切切地感到——

天启大学的四年生活就要开始了。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