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里|梦百】救命我的舍友变成猫了

又名:中二黑猫饲养手册如何培养一个合格的铲屎官

 

  • OOC瞩目

  • 自设有,非原著向

  • 段子段子这回全是段子

 

一、

 

特洛伊美亚的十月总是有点寒冷的。

 

这寒冷并不砭骨,只是幽幽地伴随着一阵秋风,从不知哪个缝隙里钻入骨髓,冻得人猛一哆嗦。

 

生理上的寒冷或许还可以克服,或许是触景生情,人在秋冬交际之时也变得软弱起来。

 

王国军前上校加里克雷亚布鲁此时坐在自己的租借的出租屋里,跟眼前的不明生物正大眼对小眼地对峙着。

 

眼前的生物从外表上看无疑是一只正常的猫,甚至还可以说是一只相当漂亮的猫。通体漆黑的毛发柔顺光滑,双眼如同蓝宝石般通透。唯一不正常的,在于这是一只会说话的猫。

 

“和我定下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喵!”黑猫如是说。

 

一瞬间的诧异过去后加里先是觉得好笑,魔法少女?他?不明生物仿佛玩笑一样的请求并没有引起加里作为军人的警觉,他只是在悠悠地想,长年征战中城里的老爷们又做出来什么逗乐的宠物吗?会说话的猫——确实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姐们喜欢的玩意。不过正如这句话突兀地响起后就是长久突兀的安静,加里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猫会说话的白日梦,日日夜夜纠缠着他的幻觉是不是换了一个方式。

 

这次的幻觉,还真是有趣呢。加里轻轻地笑了起来。

 

黑猫见男人微笑了起来,带点讨好和试探地伸出一爪,犹豫着不放下却抬头偷觑男人的反应。男人依旧温柔地笑着,像是在和非人打招呼般用食指碰了碰它伸出的前爪,问道:“这位猫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黑猫本能性地向后缩了一下,瞪大的圆眼紧紧盯着对方的紫眸,小心翼翼地回碰加里的手。

 

社交性礼节应该结束了,它想,接下来该进入正题了。

 

于是黑猫收回爪子又恢复到之前端正的坐姿,舔了舔嘴才继续说道:“喵我说和我签下契约,人类!”

 

加里依旧当自己被幻觉控制,半真半假地回道:“什么契约?魔法少女什么的,本人还是喜欢做个男人。”

 

“——成为我在人世的代理人,我为你解除噩梦。”

 

二、

 

半个小时后加里发现自己还看得见那只诡异的黑猫,才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一切是现实。

 

这只一身中二气的黑猫就是自己的新舍友。

 

加里接过黑猫身上绑着的信件,那狂放不羁的捆绑一看就知道出自他前前炊事兵之手。信件的内容东拉西扯,总结起来就是他亲爱的炊事兵某天从路边捡了个会说话的麻烦并在半天相处后不堪其扰地想把这麻烦转移给“可爱可靠的加里上校”,并把这祸水东引的行为冠以关心前上司心理状态的名义。

 

加里看着信,有点哭笑不得。好在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也没有什么,况且这个舍友饭量小占位不多还会卖萌,摆在家里当工艺品也很赏心悦目。虽然会说话显得有点奇怪,但是“下次没钱把它扔到黑市绝绝对对能卖一大笔钱”(他亲爱的战友如是云。)

 

加里当然做不出卖舍友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一向随和的他很快接受的这样的安排,并主动向黑猫致歉,重新做了番自我介绍:

 

“加里克雷亚布鲁,退役军人。平常一般在外面锻炼,爱好……大概算是烹饪吧。”

 

黑猫无视掉加里让它自我介绍的潜台词,径自地用它晶莹的双眼从头到尾地扫描加里,“二十六岁,兵器主攻弓箭,军中军衔不低,退役前长时间驻守月影国,有一个关系很亲近但是不常见的兄弟……我说对了喵!”黑猫看着加里脸上表情变化迅速做出判断,然后一脸洋洋得意。

 

加里从一开始的诧异缓过神来,下意识地摸了摸手上的指套与胸前和基尔巴特一套的狼头徽章,看黑猫一副求表扬的表情,忍不住微笑着伸手挠它的下巴。

 

或许冬天是个让人渴求温暖的季节吧,加里心想。

 

“欢迎,我的新舍友。”

 

有只猫作伴,也挺好的。

 

“喵准许你从初级铲屎官升级为助手吧喵。”黑猫想这次这个铲屎官长得很合它胃口升个名分奖励一下。

 

三、

 

黑猫进驻第一个小时,一切都很好。

 

黑猫进驻第二个小时,显然黑猫小姐度过了刚开始的适应期后,天性中的好奇压过了淑女的羞涩。面粉损耗×1,地上多了需要清洁的地方。

 

黑猫进驻第三个小时,加里顺着地板上小小的脚印找到了躲在壁柜里的黑猫,“下来吧亲爱的猫小姐,被你挠破的风衣本来就打算换了。”

 

黑猫进驻第四个小时,垂头丧气一脸悔改的黑猫蹲在加里身边看他清洁地板上的面糊,突然浑身绷紧警觉起来,“助手!新的案件发生了!”边说边像箭一样地冲了出去。加里无言地看着地上清理了一半的面粉,叹了口气穿上羽绒服跟着黑猫出去。


四、

 

第一个案发现场位于两个街区外的制造商卡莱尔家中。卡莱尔家里的猫哭诉她私藏三天的五周年特别版妙鲜包神秘失踪,在黑猫警长和它不足为道的助手的缜密推理下,破解这次的谜题并追回赃物。黑猫警长对新出道的助手的表现表示很满意,并同意将他擢升一级为“高级铲屎官”。

高级铲屎官表示他只是长得比较高刚好看到放在柜子上的猫粮而已。

 

第二个案子是avi的贩卖商阿维家中一件惨绝人寰的谋杀案。到达现场前黑猫难得良心发现,提醒新人加里待会儿受不了可以在现场外面呆着。加里看着地上那只死得干干净净的老鼠表示这可比他在军中吃的肉好看多了。在黑猫警长高超的问话技巧下,案件迅速水落石出。

 

“该死的人类居然用这么阴险的计谋毒死手无寸铁的动物!而且我们却无能为力!放任凶手逃之夭夭!”黑猫痛心疾首地发表一通我国司法药丸论。

加里拉高了衣领再次表示猫哭耗子是个贬义词。

 

第三个案子是从星星那边来的赫拉克勒斯头上宠物的失踪案。在前弓箭手加里的火眼金睛下,黑猫警长迅速发现被路过的柴郡猫当牙签插苹果的尼梅雅。

“为老不尊的柴郡猫!”黑猫愤愤道。

“不谢谢我不想吃。”加里再次拒绝了黑猫踢过来的上面插满洞的苹果。


五、


折腾了一天之后,亲爱的黑猫小姐终于肯放下繁冗的事务回家休息一会。


加里看着出现在他床边的黑猫。

“喵人类,你给我准备的地方竟然没有自动加热装备!”黑猫振振有词。

窗外雨很大,雷声猛地传来,黑猫的胡子无助地抖动。

加里无奈,掀起自己被子的一角,说道:“乐意为您代劳。”


六、


麻烦嘴硬又怕雷打的舍友……闭上眼前加里习惯性的总结了一天经过。

幻觉没有出现……果然是因为被这只猫折腾得没精力想别的了么。

加里笑笑,那也不错。


七、


黑猫小姐得知加里前上校的PTSD症状在她来之后减轻不少,得意洋洋地说道:“那可是因为我是高贵的食梦兽一族!专治各种不服的喵!”


加里患者摸了摸黑猫医生高高扬起的头,心里默默吐槽梦貘跟猫根本就不是一个种吧。


八、


日子流水般过去。


黑猫把加里唯一幸存的羽绒服挠破了,奉行“孩子不打不成材”守则的长兄加里惩罚黑猫晚上自己睡在凄冷的小窝里。


第二天清晨加里长兄半梦半醒间觉得有毛茸茸的东西在挠他脸,醒来发现黑猫小朋友气宇轩昂地蹲在他胸前,尾巴不断摆动。


加里长兄看了看昨晚没闭紧的窗,身体往一侧让了让,“亲爱的黑猫小姐,昨晚你找了多久的进攻突破路线?”


“喵呜我哪有找了一晚上!这么简单的东西——呼——”黑猫自然地从他胸口跳下,倒在它的专属位置上呼呼大睡起来。


九、


黑猫今天难得醒得很早。


她悄悄地叼着一袋小鱼干放在加里窗前,心里想着这可是从委托人那一条一条收回来的辛苦钱呢。


便宜你了铲屎官。


加里醒来,看到地面上一袋不明物体,下面还压着一张纸,上面用报纸扣出来字歪歪扭扭地拼成一句话:“这个月的报酬喵。”


他抬头,躲在门后的黑猫没发现自己的影子早就泄漏了自己的行踪,不断摆动的尾巴显示着它此刻的焦急。


“谢谢。”男人紫色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十、


男人做了古怪的梦。


梦里他成了某个受致命诅咒的王子,在有着冰蓝眼眸的公主的驱使下不断战斗。


他自嘲军人命贱,怎比得上贵族们。即便是梦里成了王子殿下,不过也是个被诅咒逼得远离故土的可怜虫罢了。


身边不离不弃的公主殿下大概是唯一的安慰。


只是那爱瞎指挥的性格啊……加里忍不住笑,轻轻地拍了拍睡意沉沉的黑猫。


十一、


如果他们相遇在战场。


例行检查。男人走过一辆装甲车时听到一声微弱的猫叫声。他蹲下身子,发现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黑猫正躲在轮子后看着他。


男人有点吃惊这里怎么会有猫,随后轻轻把猫抱了出来。


幼猫大概刚断奶,小小的嘴巴里乳牙还没长齐。伤倒是没有,只是似乎被战场的氛围吓到了。男人想起以前安抚弟弟的样子,让小猫靠在自己身上,轻轻地抚着它的头。


黑猫似是不领情,张口就咬在了男人的徽章上。


男人也不在意,看着黑猫小小的倔强的眼睛,温和地说道:“你也是失去了亲人吗……不要怕,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黑猫似懂非懂。


END


后记

这篇本来是正剧向的文,设定加里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不得不从战场上退下来,遇见了自称解梦师的少女,两个人相亲相爱的恋爱故事前者为了驱除噩梦后者为了业绩一拍即合成了搭档四处招摇撞骗行侠仗义的故事。


后来考虑到加里的性格应该不会和陌生女性过分亲近所以就换成了黑猫。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


抛掉那些所谓的主旨后写起来非常的快,是篇写作过程令人相当愉悦的文呢(笑


希望带给你们同样的感觉。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