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尤西斯|闪轨】文学部创收计划(下篇)

【少年七组的烦恼】 篇目一

最近帝国内东方风情异样火爆,连带着影响了学院内新兴的文化潮流,一批批共和国背景的本子如雨后春笋蓬勃而出,狂热粉丝们甚至还特地给尤西斯的信箱塞了几本。

尤西斯为了拿兄长的信件不得不每周打开一次邮箱,每次都有着层出不穷的惊喜等着他,本子的风格从简约黑白到华丽奢靡(的黄图),封面上的名字从直白露骨的“XX夫夫相性100问”、“【不能描述的地方】和【不能描述的地方】”到文艺内涵的“大被同眠”“与子同袍”,甚或还有乡村非的“少爷不要啊”“霸道二少爱上我”……

……他该说感谢文学部部长让他认识了共和国文化的另一面顺带把握了下共和国最新的潮流风标吗。

 

每次打开地图,尤西斯都能看见体育馆那个几个挤在一起的头像,一阵被友好盟军背叛了的无力油然而生,七组全体女性成员叛逃,连托瓦会长也跟着一起胡闹。如果考虑到班长在文学社的地位尤西斯不禁合情合理地推断艾玛绝对没少推波助澜,譬如提供七组的各色日常小故事作为大家脑补素材。小小的地图挤了那么多的头像,尤西斯已经可以想象艾玛欲言又止地抛出一个男生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场景,然后剩下的人陷入暧昧的沉默,托瓦和艾丽莎有些羞涩地听她们没皮没脸的讨论,劳拉依旧一脸沉稳但是不时做出“里恩同学是个有剑意的人所以应该不是受”这种莫名其妙的判断,菲挂着副cp无所谓只要有肉看的表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尤西斯痛定思痛,决定反击!

 

他再次打开地图,发现距离自己最近的是书店里的盖乌斯,其次就是在吃茶屋的艾略特和里恩,马奇亚斯那个讨厌鬼依旧在图书馆做学霸。

在心里盘算了下行程,尤西斯决定先去找盖乌斯说明下情况,然后二人一起去吃茶屋找里恩二人共同商讨。至于马奇亚斯么,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点击地图,尤西斯嗖的一声瞬移到书店的门口,刚刚好堵住了准备离去的盖乌斯。

“啊尤西斯,早上好,也来买书吗?”

“不,找你有些事情,现在有空一起去吃茶屋商量吗?”

(二少正常口吻作者渣模仿不来啊摔)

盖乌斯好像有点惊讶,因为尤西斯最近怪怪地有种躲着他们的感觉,但是还是答应了:

“好,有什么事情吗?”

尤西斯极力阻止自己把盖乌斯脸上那幅和里恩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联系在一起,可惜由于内心波动太大说话的口吻变得飘忽诡异起来,“很重要的事。”

果不其然,这种标准少女漫表白场景让盖乌斯脸上表情变了变,尤西斯风一样地转身打开门走出去,回头看见盖乌斯那幅表情心想自己现在再吼一句“我是直男”还来不来得及。

 

盖乌斯出了门,顺手拿手上的东西挡了挡太阳。尤西斯眼尖,觉着那瞧着像是文学部最新出的明信片特典。

这么一说作为腐向特典那画风未免有点太粗犷不羁,就像草原上疾驰的风……

风……

他突然想起来,美术社现下应该只有三人,刨去那个满头辫子的艺术怪人和唯唯诺诺画工一般的女生,剩下的貌似就只有他亲爱的伙伴——盖乌斯了。

尤西斯拿着这沓十分精美然而误入歧途的明信片欲哭无泪,本来想拉盖乌斯加入“受困惑の美男子解放前线”的话梗在喉间不上不下。盖乌斯见状,拍拍他肩膀,道:“别难过了,你看,我把你画得特别帅。”

“......为什么。”

“像我这种父母双全弟妹可爱阖家欢乐的幸福角色向来不被轨迹的编剧喜欢,在主线剧情没存在感也就算了,尼玛进了队直接让我坐冷板凳。不过因祸得福我也因此逃过这场涤荡全校的不正之风。”盖乌斯怜悯地看着尤西斯,“这都是风的指引。”

 

首战受挫的尤西斯迅速调整了心情,斗志昂扬地准备投入下一场安利活动。

他拒绝了盖乌斯担忧而亏欠的陪伴直接雄赳赳气昂昂地从书店走去了吃茶屋,入门就看到角落里的里恩两人。

里恩和艾略特也看见尤西斯,热情地招呼他同坐。

“啊尤西斯,早上好呢。“里恩恢复粗线条状态,似乎忘光了前几天发生的误会。

“嗯,你们在学习吗?“尤西斯坐下,看了眼桌上没封皮的几本书。

“说到这个……尤西斯知道最近文学部的活动吗?“

“当。然。”

呵呵呵呵呵呵呵士兵学校第一届粉色蔷薇征文大赛呵呵呵。

“我和艾略特被艾玛拜托了帮忙看分组为【里恩x艾略特】的文章。”里恩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小羞涩。

“……你再说一次我最近精神不太好。”

“嗯我和艾略特担任评委了,但其实看着文章也是很不好意思啊我对艾略特哪里有这么好呢……”

“不是的里恩,我时常感谢女神让我来到学院,来到七组,和里恩还有大家一起……”

尤西斯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在图书馆的时候,他们俩一起。

在宿舍客厅的时候,他们俩一起。

在吃茶屋,他们俩还是在一起。

尤西斯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些什么。

他默默转身,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拭干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心灰意懒地退出这粉嫩嫩二人氛围。

 

迷茫的尤西斯徘徊在黄昏的街道上,他不知道这个世界在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陌生。往日里同吃同住的战友们他竟一点也不熟悉,这使得他不禁怀疑起“友谊”二字的含金量。

踟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耳旁不时有少女低声尖叫,但他只觉得通体疲惫,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像具行尸走肉般拖着名为躯壳的空壳惶惶然地回去。

他再一次打开地图,正准备揿下去第三学生宿舍,猛地发现讨厌鬼马奇亚斯的头像就在附近而且以10m/s的速度向这里匀速前进。

尤西斯想了想马奇亚斯那张正经严肃到禁欲的脸,心里那点点希望又复燃了起来。他站在街口,看着他剩下的、唯一的希望,自温暖的余晖中步步而来。

“哼贵族们还真是闲,整天没事干都有钱养活自己是吗。”
 尤西斯懒得和他吵,心里只想急切地拉他进“受困惑の美男子解放前线”,然而贵族的身份决定了他不是个急躁鲁莽、贸然惊动对方的人。

“喔?是比不上雷格尼兹家的长子天天泡馆还只是个并列第一。”

话一出口,尤西斯暗骂自己习惯成自然先嘲讽对方一遍,立马转变话题,“你不在图书馆这么早回来?”

马奇亚斯本来还想反唇相讥:“哼尤西斯少爷还真是时时刻刻关心着我的……”话说到一半像是被噎住了一半,露出和里恩盖乌斯如出一辙的表情:“咳,关你什么事,我今天拿到文学部的钱了就早点回来还钱……糟糕!”

尤西斯把“文学部”三个字听得一清二楚,他冷冷地看向马奇亚斯,后者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嘴硬地挣扎道:“大贵族家的少爷当然不知道平民眼里钱是多么重要的东西了。”

尤西斯冷笑,“雷格尼兹家的长子是堕落到何种地步要靠卖身赚钱了。”

“最近手头紧……而且我没卖身啊我卖的是你唔……”马奇亚斯惊恐地捂住了嘴。

尤西斯已经彻底断气了。

 

尤西斯•阿尔巴雷亚在他十七岁那年学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些他以为的正直善良的战友们私下都有着另一幅他完全不知道的鬼畜模样,以及面对残暴的恶势力他能依赖的,也只有坚守节操的他自己罢了。

啊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好痛。

 

=========================================================

内战后尤西斯和七组剩下的人一起回去学院帮忙——说是剩下的,其实走了的也就那一个人。

满目疮痍,一地残骸,昔日雍容的校舍早在那场大战中千疮百孔。学生会馆摇摇欲坠,早就不能进了;主校舍虽然外表破败,但是刚体结构没有被破坏所以也没什么危险。

学生会馆不在了,但是学生会还在。最后一个委托是找回大家在这次大战中遗失的重要物品。

尤西斯和男生们分工,他上了主校舍二楼,根据委托人的描述去了沙发那里细细找寻。由于物件比较小,他找了很久也没找到,站起来缓解长时间弯腰导致的酸痛,蓦然扫到一本白皮的书。

或许是鬼使神差,或许他只是在拼凑一去不返的学院生活的吉光片羽,他伸手拿下那本书,翻开来第一页:

“17岁的尤西斯·亚尔巴雷亚进入托尔兹士官学校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有一天他会花费一整天的时间考虑别人的心情。然而时光匆匆,那样子无忧无虑得可以考虑各种无聊事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

END

(死蠢作者上一篇忘记了TBC了orz)

(其实想专门写个学院风的七组日常系列XD)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