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冷

慢更长情|九州|阴阳师|FGO|各类影视游戏书籍简评

【魏长亭|九州】无气说英雄

人们常说,天启四公子中唯有桂城君魏长亭气运最佳。紫陌君白曼青死于乱刃,苏秀行在护送太子白渝行时伤重不治,顾西园疯癫。唯有魏长亭一人,带着他那草莽流寇组织起来的佣兵团一路砍砍杀杀活到了最后,论功行赏封官晋爵,从一个佣兵头子摇身一变变成人们口中尊敬的“忠勇伯”。

葵花一朝辰月独大,缇卫横行人人自危。之后哪怕朝廷彻底清算,也难免有漏网之鱼。为了避祸许多文人选择闭口不谈政事,或寄情山水,又或是在只言片语中皮里阳秋地隐晦几句。缺乏当时人的记载使得时候修撰那段历史时困难重重,许多枝节只得寥寥带过。后世人回首这段历史时总会惊诧于魏长亭在辰月之乱后的碌碌无为,并且普遍猜想这是由于相关记载散逸。然而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典型代表如真武侯姬扬,认为魏长亭在封伯后几无建树,仅仅就是因为他蜗居皇城,贪图安逸再不想去过卖命的军旅日子。对于后一种说法的反驳也不在少数,如魏长亭曾向身边人抱怨自己“昔在乡里,骑快马如龙,拓弓弦作霹雳声”“觉耳后生风,鼻头出火,此乐使人忘死,不知老之将至”但是,“(今来天启)动转不得,路行开車幔,小人辄言不可。闭置车中,如三日新妇。遭此邑邑,使人无气”*,言语之中颇多愤懑。

再后来,学界逐渐形成了另外一种新说法,即魏长亭的不作为是由于政治压力。这派观点的学者认为,哪怕葵花朝后百废待兴,争权夺利之事永远先于一切。白渝行被称为中兴之主,他登基后为保存实力,并未清算亲辰月一派的官员。一面是辰月派的实干官员,另一面是反辰月的得力干将,而辰月之乱后朝廷上下一律主张休养生息,或许正是在这微妙倾斜了的平衡中,魏长亭不得不默默终老于帝都一角。这种说法的雏形最早可追溯到“破军之将”苏瑾深府中藏书的一行批注。那批注不过寥寥八字“世路艰难,不复跨马”,不知背后可是同样被终生弃用的破军之将物伤其类的感慨。

或许天下有两种名将,一类“不许人间见白头”,另一类,或许会在某日午后搔着白头教自家小辈咿呀念着“邑邑类新妇,无气说英雄”。他们曾是戏曲传唱中的主角,然而高潮落幕后的凄凄落寞却无人叙说。

好比戏曲本该终了,唱戏的陆续下场,拉胡琴的停了下来,台下观众又推攘着赶去旁的戏台。但是幕布始终没有落下来。既然没有落下来,就还得拖着身心俱疲的躯壳继续唱下去。

于是他们就一直一个人,站在戏台上。

直至历史的风沙将他们最终掩埋。

END

*《梁书 曹景宗列传》



评论 ( 4 )
热度 ( 24 )
  1. IWRU春山冷 转载了此文字

© 春山冷 | Powered by LOFTER